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古典文学之楞伽经,怆然涕下

日期:2019-07-05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观剧之时,常感怀于胸,欲发之,多泣泪而下,不同往日之小情小爱之伤情悲喜。
      感叹商鞅之胸怀大局,心存大义,才略与品性兼具,配以世间共赴人生的奇女子,大快于胸,感泣于心。嬴渠梁,松柏之间,虽立业、护法之心同,而执法之行、执法之观不如鞅之决绝,稍显逊之。然,后思量,并非皆然如此,观众如吾,同感渠粱之心,望护商君周全,吾常想,如彼时彼行,后或可不必两难如此。然,于此后悟,或曰说服于己——每一动向皆命运之选择及历史之必然,众人之行为皆在一己之力内合理,不可跳脱时代和个人所限去解说。此亦显商鞅之远义及见识可贵之处。
      现之法治(法制?)时代,虽与彼法治非一物,不可同日而语,然初之本源相通,现之执法相似,立法合理性、执法可行性有缺,人治之事不决,执法之力不齐,尚法之心乏于民心。吾习法于学堂之始,于一次法庭旁听已有此感而生疑惑,入世从职对法治维艰又有新体悟。吾为法律人,无比肩商鞅之大志,识得律师一二,有热爱法业之心,且坚且韧,心有敬佩,心有向往,望可坚吾心,可锻吾志。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修多罗中诸广义故,而说偈言:

金沙游戏平台 1

        趁春节大假,追剧《大秦帝国》,此剧还是寒期在家的儿子推荐的。越看到后面越纠结,内心也久久不能平复。

“诸法不坚固, 皆从分别生, 以分别即空, 所分别非有。 由虚妄分别, 是则有识生, 八九识种种, 如海众波浪。 习气常增长, 槃根坚固依, 心随境界流, 如铁于礠石。 众生所依性, 远离诸计度, 及离智所知, 转依得解脱。

“现前一念心性”,即是佛知佛见,即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即是如来正法眼藏,无上圆顿法印,吾人大事因缘,一切了义大乘,诸祖公案,禅教律源头,寂照真源,止观血脉,定慧根据。

        秦之崛起,在于变法,强国富民;

“得如幻三昧, 超过于十地, 观见心王时, 想识皆远离。 尔时心转依, 是则为常住, 在于莲华宫, 幻境之所起。 既住彼宫已, 自在无功用, 利益诸众生, 如众色摩尼。

夫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无差别性,即是“大佛顶”性。此之理性,在迷不减,在悟不增。一性一切性,一切性一性。随释一法,遍能通一切法。特以性德在缠,人莫能晓,故必约佛界三德以明其致。而昧者又独让能于佛,故必更约九界三性以验其同,十界并陈理事悉等。而犹不知两重三千,同居一念,便疑众生法广,佛法太高,故必近约一念三因,以识其要。若知心佛众生的无差别,则言言显谛,句句知宗。

        而秦之变法,功在商鞅,法治而非人治;

“无有为无为, 唯除妄分别, 愚夫迷执取, 如石女梦子。 应知补伽罗, 蕴界诸缘等, 悉空无自性, 无生有非有。 我以方便说, 而实无有相, 愚夫妄执取, 能相及所相。

此“大佛顶”三字,直指众生现前心性,全彰一经所谈理体也。

        商鞅之伟,在于以弱搏强,开创法治,奠定强秦之基础。

“一切知非知, 一切非一切, 愚夫所分别, 佛无觉自他。 诸法如幻梦, 无生无自性, 以皆性空故, 无有不可得。 我唯说一性, 离于妄计度, 自性无有二, 众圣之所行。

以吾人现前一念,实无分剂,亦无方隅,无有初后,并无时劫,竖穷横遍,当体绝待,不可思议,故名为“大”。经云:“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体。”又云:“彼不变者,元无生灭。”又云:“不汝还者,非汝而谁。”乃至又云:“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等,皆直指此现前一念,当体常遍,无欠无余。譬如一刹那中所见明月,即是古今之月,不可谓是月之少分。又如一点水中所现之月,即是天上月之全体,不可谓是少分月也。

        商鞅有谋略、有大志,抓时机,寻明君,让自己的安邦兴国之略得以实施。

“如四大不调, 变吐见萤光, 所见皆非有, 世间亦如是。 犹如幻所现, 草木瓦砾等, 彼幻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非取非所取, 非缚非所缚, 如幻如阳焰, 如梦亦如翳。

以吾人现前一念,了了常知,不可昏眛,故名为“佛”。“佛”者,觉也。经云:“如是见性,是心非眼。”当知闻觉知性亦复如是。又云:“头自动摇,见无所动。手自开合,见无舒卷。”又云:“觉所觉眚,觉非眚中。”又云:“闻实云无,谁知无者。”乃至“其形虽寐,闻性不昏。纵汝形销,命光迁谢,此性云何为汝销灭”等,皆是显出现前一念之觉性也。

        以诚心、胸襟、远谋、铁碗,成就大志。披荆斩棘、殚精竭虑,为治国大志抛家舍业,然最后却获酷刑了此一生,不禁泪湿衣襟。

“若欲见真实, 离诸分别取, 应修真实观, 见佛必无疑。 世间等于梦, 色资具亦尔, 若能如是见, 身为世所尊。 三界由心起, 迷惑妄所见, 离妄无世间, 知已转染依。

以吾人现前一念,不可踪迹,不可名状,离过绝非,用无穷尽,贵极无为,不堕诸数,故名为“顶”。譬如佛顶,虽是妙相,而不可见。经云:“惟心与目,今何所在。”又云:“以何为心,当我拳耀,是故七处无所,相想非体,不可指是,不可指非。既非明暗色空,亦非觉闻知见”等,皆是显此现前一念,本自离一切相故也。

        时而怪他不能急流勇退隐于山野,岂知勇士那能容忍自己的壮志无疾而终;时而怪他为名为利,负妻别子,连累家人;却为他舍身为国,舍己护法,为子孙为千秋万代的安稳平顺强盛而翘指;

“愚夫之所见, 妄谓有生灭; 智者如实观, 不生亦不灭。 常行无分别, 远离心心法, 住色究竟天, 离诸过失处。 于彼成正觉, 具力通自在, 及诸胜三昧, 现化于此成。

盖如来顶中所现化佛,亦名无为心佛,正表众生本具性德。而此性德,本极尊贵,如转轮圣王。尊为蚁子,虽昏妄颠倒,寻膻阶下,而牀上王体,依然如故。又此性德,既非有相,亦非无相,喻如佛顶,虽不可见,而非无顶。非无顶,即“如实不空”义,故能从顶发辉,现光现化。不可见,即“如实空”义,故能超诸戏论,离即离非。空与不空,义似有二,体实无 二。即空不空,圆融无二义。故能非遮非照,遮照同时。然则不离一喻,三法宛然。法身“大”,故无所不统。般若“大”,故无所不照。解脱“大”,故无所不融。觉于真谛,故一空一切空。觉于俗谛,故一假一切假。觉于中谛,故一中一切中。一空一切空,空无空相,故无有一法出过于空。一假一切假,假无假相,故无有一法出过于假。一中一切中,中无中相,故无有一法出过于中。三字共显三德而非纵,一字各具三义而非横。不纵不横,名秘密藏。七趣迷此而沉沦,迷亦不失。二乘昧此而枯寂,昧亦不减。如来证此为极果,果亦非果。菩萨悟此为真因,因亦非因。善读经者,能向此三字中识取自心,则无上宝王,不求自致。善观心者,能向一介尔心中识此妙理,则无边法藏,触处洞明。

      有过人之智,就有凡人不能体会之苦;

“化身无量亿, 遍游一切处, 令愚夫得闻, 如响难思法。 远离初中后, 亦离于有无, 非多而现多, 不动而普遍。 说众生身中, 所覆之性质, 迷惑令幻有, 非幻为迷惑。

众生迷己为物,认物为己,皆以所作能。若达能推之性,演若悟头不狂走矣。阿难虽以能推为心,实是所推影子,非真能推者。真能推者,虽是第六意识见分,而此见分,便不在内外中间,本离过绝非。如眼不见眼,何可举似?而曰:“即能推者我将为心邪?”故如来诃云:“汝执分别觉观所了知性必为心者,此心应离色香味触别有全性”。明指“为所了知性,非能了知性”矣!《圆觉》“妄认六尘缘影为自心相”,此经谓“前尘虚妄相想”,皆是物也。阿难云:“离此觉知,更无所有”,岂非认缘气为觉知?缘气是所知影像,非能知能觉之见分,以见分从来无相故也。见分无相,误为有相,便成蛇见。若了见分虽妄,实本无相,则依他当下消归圆成。天台所以专立第六识为所观境,譬钻木出火,火即烧木。合于此经“识阴本如来藏”,“性识明知,觉明真识”等语,不啻如空合空,水合水。此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动一步,久已到家,真无上圆顿法印也。阿难未证初果,全堕凡外无心计心之过。如来种种征破,不过欲其觅心了不可得而已。

      谋大局就会舍私利;

“由心迷惑故, 一切皆悉有, 以此相系缚, 藏识起世间。 如是诸世间, 唯有假施设, 诸见如暴流, 行于人法中。 若能如是知, 是则转所依, 乃为我真子, 成就随顺法。

阿难不达现前一念见闻之性,本自竖穷横遍,量若虚空,亦无虚空之相,而固认藐尔身心。不知身心,但是心中所现之物,非能现也。故佛直指之曰:我常说言: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惟是汝今现前一念见闻之心所现。汝所谓身,汝所谓心,皆此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之物耳。以吾人现前一念见闻之性,离名绝相,洞彻虚灵,体无伪妄,性无杂染。世间一切诸法,皆唯现前一念见闻之心所现。此现前一念见闻之心,即是妙明真精妙心。非同阿难等惑在身内昏扰扰相之心也。达此现前一念见闻之心,无法不现,则首是首,尾是尾,如手上指,虽无所增,举世皆以为正,此如来之身所以为正遍知也。

      做事干练果断,就易得罪人并埋下祸根多磨难;

“愚夫所分别, 坚湿暖动法, 假名无有实, 亦无相所相。 身形及诸根, 皆以八物成, 凡愚妄计色, 迷惑身笼槛。 凡愚妄分别, 因缘和合生, 不了真实相, 流转于三有。

佛知佛见无他,众生现前一念心性而已。现前一念心性,本不在内、外、中间,非三世所摄,非四句可得。只不肯谛审谛观,妄认六尘缘影为自心相,便成众生知见。若仔细观此众生知见,仍不在内、外、中间诸处,不属三世,不堕四句,则众生知见,当体元即佛知佛见矣!倘不能直下信入,亦不必别起疑情,更不必错下承当。现前一念闻性,本圆本通本常。圆即实智菩提,通即方便菩提,常即真性菩提。圆即圆净涅槃,通即方便净涅槃,常即性净涅槃。则有理即菩提涅槃,乃至究竟菩提涅槃。即而常六,故言未得归还。六而常即,则步步踏著故乡道路矣。得本心者,达此现前一念之本体也。远想相之妄尘,离识情之虚垢,故云获法眼净,此是如来正法眼藏,非次第五眼中之法眼也。

      事物总有两面,无对错好坏之分,皆选择所致;

“识中诸种子, 能现心境界, 愚夫起分别, 妄计于二取。 无明爱及业, 诸心依彼生, 以是我了知, 为依他起性。 妄分别有物, 迷惑心所行, 此分别都无, 迷妄计为有。

此现前见闻心性,不假修证。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只今现现成成,无余无欠,云何汝等不肯体认,乃觌面而遗失之,反于此本悟体中,仅仅认取一点迷情。遂将此本觉性海,晦昧而成顽空。于空昧中,结暗而为幻色。以此幻色,夹杂迷情妄想,随所想相,以之为身。聚集妄想缘气,于内摇荡,趣逐外境而奔驰腾逸,唤此昏扰扰相以为心性,而不知其实非心性也。一迷此以为心,则决定惑为色身之内,而不知此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我现前一念妙明真心中物也。迷妙明心,故举体成昏。迷明妙性,故举体扰扰。迷本妙心性,故举体惑为色身之内。不知汝自妄认昏者为心,而现前圆妙明心元未尝昏。汝自妄认扰者为心,而现前宝明妙性元未尝扰。汝自妄认身内为心,而现前本妙心性元非在内。譬如大海虽举体成沤,而海体何曾减失。夫认一浮沤,已是迷情。目此一沤为全潮瀛渤,岂非迷中之迷。

        法治——观其行,而不是观其言。行犯法则处置,以行为论处;

“心为诸缘缚, 生起于众生; 诸缘若远离, 我说无所见。 已离于众缘, 自相所分别, 身中不复起, 我为无所行。 众生心所起, 能取及所取, 所见皆无相, 愚夫妄分别。 显示阿赖耶, 殊胜之藏识, 离于能所取, 我说为真如。

本觉之体,名之曰悟。真如不守自性,不觉念起而有无明,名悟中迷。因明立所,自体转成顽空相分,故言晦昧为空。觉明空昧相待生摇,便有风大,乃至四大等,故言结暗为色。妄想揽取少分四大以为自身,便有十二类生差别,故言想相为身。若一念观智分明,则本妙圆妙,明心宝明妙性,觌体全彰。若之为悟,此时并无虚空四大身心等相可得。若一念失于观照,即复举体成迷,而空色身心,俄然幻现,所谓晦昧为空等也。若无无始无明,则无现前一念。若离现前一念,亦别无无始无明。识取现前见闻之性,不堕迷情,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一念相应一念佛,岂更有无始无明积聚处所,可追取而断之耶?

        人治——察其言,猜其想,而推断其行,在行之前加以制止或防范。

“蕴中无有人, 无我无众生, 生唯是识生, 灭亦唯识灭。 犹如画高下, 虽见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虽见而非有。 如乾闼婆城, 亦如热时焰, 所见恒如是, 智观不可得。

现前一念大觉之心,本自竖穷横遍,亦无横竖之相可得。只由认悟中迷,方乃晦昧大觉之体而为十方虚空。是故虚空情量,生于大觉心中,不过如大海中之一沤发现而已。至于十方有漏微尘国土,又依顽空妄想建立,假说依空所生。则知十方依正,岂离我现前一念心性。是故若能直观心性,俾此虚妄无明沤灭,则虚空情量,元自本无,况复空中诸三有国土众生而岂有哉?

        按说人治应在法制之上,然人心叵测,度 如何定夺?这是难点。

“因缘及譬喻, 以此而立宗, 乾城梦火轮, 阳焰日月光。 火焰毛等喻, 以此显无生, 世分别皆空, 迷惑如幻梦。 见诸有不生, 三界无所依, 内外亦如是, 成就无生忍, 得如幻三昧, 及以意生身, 种种诸神通, 诸力及自在。

现前一念介尔之心,本自不可思议,法尔恒然。本自竖穷横遍,了了常知。本自具足十界依正诸法,而十界依正诸法,均不可以名状此心。倘不能直下荐取,归诸空劫以前,则迷头认影,辜负圆音甚矣。众生迷此现前一念之性,著相计名,是谓转菩提依烦恼,转涅槃依生死,如水成冰。如来达此现前一念之性,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是谓转烦恼依菩提,转生死依涅槃,如冰成水,但转其名,元无实性。

      人治的要求极高,它要求整体社会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文化素养道德,并在法治的基础之上,方可实施得当。

“诸法本无生, 空无有自性; 迷惑诸因缘, 而谓有生灭。 愚夫妄分别, 以心而现心, 及现于外色, 而实无所有。 如定力观见, 佛像与骨锁, 及分析大种, 假施设世间。

《楞严经》云:“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沤灭空本无,况复诸三有”。觉者,本觉之性,非觉非迷,以其法尔灵知,强名为觉也。海者,喻也,觉性竖穷横遍,本无一物可喻,姑以大海深广喻之。性澄圆者,寂而常照,即所谓性觉妙明也。圆澄觉元妙者,照而常寂,即所谓本觉明妙也。须知此不变体,即在随缘之中,正随缘时,全体不变,即指吾人现前一念介尔之心,一任昏迷倒惑,而妙明明妙,性无变坏,本自竖穷横遍也。是故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正是指此现前一念介尔之心,全真在妄,全妄即真。若舍却现前一念,别指空劫已前,则真时无妄,妄时无真。真则本有今无,今无后有。妄则本无今有,今有后无,其为戏论甚矣。

      然人治仍是他治!

“身资及所住, 此三为所取; 意取及分别, 此三为能取。 迷惑妄计著, 以能所分别, 但随文字境, 而不见真实。 行者以慧观, 诸法无自性, 是时住无相, 一切皆休息。

现前一念,即竖穷横遍之全体。根身器界善恶种子,离现前一念,竟无少许实法可得。故曰:“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千经万论,求之语言文字,则转多转远。求之现前一念,则愈约愈亲。盖一切经论,不过现前一念心之注脚,非心性外别有佛祖道理也。然心性难明,故藉千经万论互相发明。今舍现前心性,而泛求经论,不啻迷头认影矣。真明心性者,知经论是明心性之要诀,必不弃舍。一切了义大乘、诸祖公案,皆我现前一念注脚,说来说去,总不离我一心。我今此心,全真成妄,全妄即真。若不能当下反观,则灵知灵觉之性,恒被一切法所区局。纵慧成四辩,定入四空,依旧迷己为物,认物为己。若能直观现前一念,的确不在内、外、中间诸处,无体无相,无影无踪。但有一法当情,皆心所现,终非能现。此能现者,虽云量同虚空,亦无虚空形相可得。若有虚空情量,又是惟心所现之相分矣!一切时放教历历明明,空空荡荡。亦不认历历明明空空荡荡者为心,以心体离过绝非,不可思议故。了知一切惟心,心非一切,忽然契入本体,一切语言公案,无不同条共贯矣!

      今天人们所追求的应是自治,即内观!

“如以墨涂鸡, 无智者妄取; 实无有三乘, 愚夫不能见。 若见诸声闻, 及以辟支佛, 皆大悲菩萨, 变化之所现。 三界唯是心, 分别二自性, 转依离人法, 是则为真如。

佛法纲领者,现前一念心性而已。世间学问,义理浅,头绪多,故似易反难。出世学问,义理深,线索一,故虽难仍易。线索非他,现前一念心性而已。古云:“立一心为宗,照万法如镜。”能观心性,则具一切佛法。但向现前一念讨取禅教律源头,佛及众生,总不出我现前一念心性。持戒者,莹治此也。作福者,庄严此也。忍辱者,体达此也。精进者,显发此也。坐禅者,映彻此也。看经者,照了此也。见佛菩萨善知识者,印契此也。立大愿行,尽未来际,度脱有情者,完满此也。观一念心中十界假名,而兴与拔,为平等生缘慈悲。观一念心中十界五阴而兴与拔,为平等法缘慈悲。观一念心中十界体性而兴与拔,为平等无缘慈悲。一切时中观心为主,读诵了义大乘,而助显之,勤修种种福德而资发之。勿令此心堕在无记不善境界,勿贪世间文字诗词而碍正法,勿逐悭贪、嫉妒、我慢鄙覆习气而自毁伤,日新其德以诣于成。一生如此,则生生亦复如是。得生净土,永无退转。百劫千生,大事因缘,只在现前一念。此念若正,无不是正。此念若邪,无不是邪也。

      内观——观其想,心想事成。在未成言、行(为)之前,若想并感同深受,其未来的结果已成。言和行(为),只是它的加速器或显化器而已。内观,人人自管也,无评判、处罚褒奖等。选择并承担即可。

“日月灯光焰, 大种及摩尼, 无分别作用, 诸佛亦如是。 诸法如毛轮, 远离生住灭, 亦离常无常, 染净亦如是。 如著陀都药, 见地作金色, 而实彼地中, 本无有金相。 愚夫亦如是, 无始迷乱心, 妄取诸有实, 如幻如阳焰。

吾人现前一念心性,虽昏迷倒惑,灵知终不可灭;虽流转纷扰,本体终未尝动,此岂非寂照真源,止观血脉,定慧根据乎!究此现前一念心性,名为参禅;达此现前一念心性,名为止观;思惟忆持此现前一念心性,名为念佛。般若非他,现前一念心性而已。善学般若菩萨,莫贵观察现前一念心之实性。此心体本离过绝非,不堕诸数,至尊至贵,名“实相般若”,譬如金刚,为无价宝。此心觅之了不可得,灵明洞彻,泛应曲当,名“观照般若”,譬如金刚,坚利不坏;此心炳现根身器界,百界千如,森罗昭布,名“文字般若”。

      法治——人治——内观,这应是社会进步的阶梯!

“应观一种子, 与非种同印, 一种一切种, 是名心种种。 种种子为一, 转依为非种, 平等同法印, 悉皆无分别。 种种诸种子, 能感诸趣生, 种种众杂苦, 名一切种子。

何名戒体?谓吾人现前一念良知之心,觉了不迷为佛宝,佛者觉也。依于现前一念本觉之体,而有现前一念始觉之智。以此始觉契乎本觉,始本不二名究竟觉,故此心性即佛也;吾人现前一念所知之境为法宝,内而根身种子,外而山河国土,天地虚空,乃至百界千如,种种差别,皆是现前一念所现,故此心相,尽名法也;如此心外无境,境外无心,于其中间,无是非是,心境和合,从来不二,名和合僧也。十方三世一切常住诸佛,无不彻证我一心三宝而成正觉。所说一切常住法藏,无不诠显我一心三宝而成真轨。所化一切常住圣贤,无不观察我一心三宝,而成二利。一心是理,常住是事。一心是性,常住是修。性修不二,理事不二,三宝圆显,的示知归。一心既彰,五戒斯具,所谓现前一念,能缘一切正报,而悲愍仁慈即是佛,所缘之正报即是法,心境不二即僧,故不杀,方为归依三宝也;现前一念,能缘一切依正,而奉公守义即佛,所缘之依正即法,心境不二即僧,故不盗,方为归依三宝也;现前一念,能缘一切正报而清心寡欲即佛,所缘即法,不二即僧,故不邪淫,方为归依三宝也;现前一念,能缘一切正报,而诚实无妄即佛,所缘即法,不二即僧,故不妄语,方为归依三宝也;现前一念能缘一切旨酒,深恐昏迷即佛,所缘酒即法,不二即僧,故不饮酒,方为归依三宝也。若以归望戒,三归为能持,五戒为所持。若以戒望归,三宝为所归,五戒为能归。念念之间,圆显法身向上,如如不动,则端拱太平,若动著则祸生不测矣。

                                    20170203

“观诸法自性, 迷惑不待遣; 物性本无生, 了知即解脱。 定者观世间, 众色由心起, 无始心迷惑, 实无色无心。 如幻与乾城, 毛轮及阳焰, 非有而现有, 诸法亦如是。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生不知所从来,死不知所从去,是分段生死苦。念念迁流,刹那不住,是变易生死苦。此二种苦,但是生死枝流,未是生死根源。如何是二种生死根源?不了一真法界,不觉念起,而有无明,妄于平等性中,分能分所,分色分心,分为无为,分漏无漏,分依正,分因果,分善恶,分苦乐,分内外,分大小,乃至种种虚妄分别,便是变易生死根源;不知一切法因缘无性,妄计我人众生寿者等种种知见,妄起贪嗔痴慢等种种烦恼,便是分段生死根源。此二种根源,总不离现前一念,虚妄无明,而虚妄无明,正眼观来,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不在过去,不在现在,不在未来,非青黄赤白,非长短方圆,非声香味触法,非眼耳鼻舌身意,当下即是真空实相。但由众生不了,自生迷倒,流转无穷,所以诸佛出现,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无非破此二种根源。

“一切法不生, 唯迷惑所见; 以从迷妄生, 愚妄计著二。 由种种习气, 生诸波浪心; 若彼习断时, 心浪不复起。 心缘诸境起, 如画依于壁, 不尔虚空中, 何不起于画?

只如二祖见初祖云:“我心未安,乞师安心”。初祖云:“将心来与汝安”。二祖良久云:“觅心了不可得”。初祖云:“与汝安心竟”。只此“觅心了不可得”一语,大须著眼,莫似鹦鹉禅,但能学语,我且问你,既了不可得,又谁为觅心者?且如现前此身,不出地水火风空识六界,身中坚相是地界,湿相是水界,暖相是火界,动相是风界,骨节毫窍及腑脏疏通处即是空界,见闻觉知分别妄想是心识界。若谓坚相能觅心者,则大地皆能觅心;湿相能觅心者,江河海水皆能觅心;暖相能觅心者,灯灶火乃至劫火,皆能觅心;动相能觅心者,大小风乃至毗岚,亦能觅心;空界能觅心者,现前虚空亦能觅心;见闻觉知能觅心者,又唤甚么作见闻觉知?眼如葡桃朵,耳如新卷叶,鼻如双垂爪,舌如初偃月,身如腰鼓颡,都是色法,如何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意如暗室见,昏扰扰相,自不明了,如何能知?见闻觉知既不可得,安能觅心?如是地水火风空识六界,皆不能觅心,毕竟谁为能觅心者?

“若缘少分相, 令心得生者; 心既从缘起, 唯心义不成。 心性本清净, 犹若净虚空; 令心还取心, 由习非异因。 执著自心现, 令心而得起, 所见实非外, 是故说唯心。

若是个有血性的男子,到者里,分疏不下,体会不来,决要讨个分晓,拶到水穷山尽处,如铜墙铁壁相似,老鼠入牛角,直至没兴路头穷,向有意无意间,忽然打失娘生鼻孔,方知能觅所觅,果然了不可得,方是宗门最初一步。若谓此外别有修行,便是天魔外道。若谓此后更无修行,便当朝打三千,暮打八百,贬向阿鼻地狱。

“藏识说名心, 思量以为意, 能了诸境界, 是则名为识。 心常为无记, 意具二种行, 现在识通具, 善与不善等。 证乃无定时, 超地及诸刹, 亦越于心量, 而住无相果。

何以故?如二祖半世弘法,将大法付与三祖后,更复混迹尘寰,滥同乞士,以自调心。咄!既觅心了不可得,何故又说调心?终非二祖前后自语相违。当知此事,大不容易。沩山祖师云:“此宗难得其妙,切须仔细用心”。可中顿悟正因,便是出尘阶渐,生生若能不退,佛阶决定可期。古来宗匠,于此一大事因缘,何等慎重真切?岂似末世秽浊狂禅,才得一知半解,便向人前妄开大口,自诳诳他,坏我祖意,贻祸无穷。当知若从了不可得处安心,则更无一物可贪,即是随顺修行施波罗蜜。更无一尘可染,即是随顺修行戒波罗蜜。更无人我是非可论,即是随顺修行忍波罗蜜。更无懈怠夹杂,即是随顺修行精进波罗蜜。更无散乱妄想,即是随顺修行禅波罗蜜。更无颠倒愚痴,即是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者个方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除此心性法门外,何处有戒可持,有教可看,有禅可参?

“所见有与无, 及以种种相, 皆是诸愚夫, 颠倒所执著。 智若离分别, 物有则相违, 由心故无色, 是故无分别。 诸根犹如幻, 境界悉如梦, 能作及所作, 一切皆非有。

况如来所制大小律仪,皆为断除现在未来有漏,直下安心,本是至圆至顿。如来所说一代时教,皆是破除我法二执,直下安心,亦是至圆至顿。祖师千七百则公案,皆是随机设教,解黏去缚,斩破情关识锁,直下安心,亦是至圆至顿。

“世谛一切有, 第一义则无; 诸法无性性, 说为第一义。 于无自性中, 因诸言说故, 而有物起者, 是名为俗谛。 若无有言说, 所起物亦无, 世谛中无有, 有言无事者。 颠倒虚妄法, 而实不可得; 若倒是有者, 则无无自性。 以有无性故, 而彼颠倒法, 一切诸所有, 是皆不可得。

若不能断有漏法,即不知戒意;不能破我法二执,即不知教意;不能斩破情关识锁,即不知祖师西来意。既不知戒意教意祖意,纵三千威仪,八万细行,性业遮业,悉皆清净,止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纵三藏十二部,无不淹贯,谈说五时八教权实本迹皆悉明了,止是贫人数他宝,身无半钱分。纵公案烂熟,机锋转语,颂古拈古,上堂普说等,一一来得,只足长慢饰非,欺诳人天,皆所谓因地不真,果招纡曲。邪人说正法,正法亦成邪。故《圆觉经》云:“末世众生,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未得令得,未证令证”,此之谓也。

“恶习熏于心, 所现种种相, 迷惑谓心外, 妄取诸色像。 分别无分别, 分别是可断, 无分别能见, 实性证真空。 无明熏于心, 所现诸众生, 如幻象马等, 及树叶为金。

“犹如翳目者, 迷惑见毛轮; 愚夫亦如是, 妄取诸境界。 分别所分别, 及起分别者, 转所转转因, 因此六解脱。 由于妄计故, 无地无诸谛, 亦无诸刹土, 化佛及二乘。

“心起一切法, 一切处及身, 心性实无相, 无智取种种。 分别迷惑相, 是名依他起; 相中所有名, 是则为妄计; 诸缘法和合, 分别于名相, 此等皆不生, 是则圆成实。

“十方诸刹土, 众生菩萨中, 所有法报佛, 化身及变化, 皆从无量寿, 极乐界中出, 于方广经中, 应知密意说。 所有佛子说, 及诸导师说, 悉是化身说, 非是实报佛。

“诸法无有生, 彼亦非非有, 如幻亦如梦, 如化如乾城。 种种由心起, 种种由心脱, 心起更非余, 心灭亦如是。 以众生分别, 所现虚妄相; 唯心实无境, 离分别解脱。

“由无始积集, 分别诸戏论, 恶习之所熏, 起此虚妄境。 妄计自性故, 诸法皆无生; 依止于缘起, 众生迷分别。 分别不相应, 依他即清净, 所住离分别, 转依即真如。

“勿妄计虚妄, 妄计即无实, 迷惑妄分别, 取所取皆无。 分别见外境, 是妄计自性, 由此虚妄计, 缘起自性生。 邪见诸外境, 无境但是心, 如理正观察, 能所取皆灭。 如愚所分别, 外境实非有, 习气扰浊心, 似外境而转。 已灭二分别, 智契于真如, 起于无影像, 难思圣所行。

“依父母和合, 如酥在于瓶, 阿赖耶意俱, 令赤白增长。 闭尸及稠胞, 秽业种种生, 业风增四大, 出生如果熟。 五与五及五, 疮窍有九种, 爪甲齿毛具, 满足即便生。 初生犹粪虫, 亦如人睡觉, 眼开见于色, 分别渐增长。 分别决了已, 唇齶等和合, 始发于语言, 犹如鹦鹉等。

“随众生意乐, 安立于大乘, 非恶见行处, 外道不能受。 自内所证乘, 非计度所行, 愿说佛灭后, 谁能受持此? 大慧汝应知, 善逝涅槃后, 未来世当有, 持于我法者。 南天竺国中, 大名德比丘, 厥号为龙树, 能破有无宗。 世间中显我, 无上大乘法, 得初欢喜地, 往生安乐国。

“众缘所起义, 有无俱不可; 缘中妄计物, 分别于有无, 如是外道见, 远离于我法。 一切法名字, 生处常随逐, 已习及现习, 展转共分别。 若不说于名, 世间皆迷惑; 为除迷惑故, 是故立名言。

“愚分别诸法, 迷惑于名字, 及以诸缘生, 是三种分别。 以不生不灭, 本性如虚空, 自性无所有, 是名妄计相。 如幻影阳焰, 镜像梦火轮, 如响及乾城, 是则依他起。 真如空不二, 实际及法性, 皆无有分别, 我说是圆成。

“语言心所行, 虚妄堕二边, 慧分别实谛, 是慧无分别。 于智者所现, 于愚则不现, 如是智所现, 一切法无相。 如假金璎珞, 非金愚谓金; 诸法亦如是, 外道妄计度。

“诸法无始终, 住于真实相, 世间皆无作, 妄计不能了。 过去所有法, 未来及现在, 如是一切法, 皆悉是无生。 诸缘和合故, 是故说有法; 若离于和合, 不生亦不灭。

“而诸缘起法, 一异不可得, 略说以为生, 广说则为灭。 一是不生空, 一复是生空, 不生空为胜, 生空则灭坏。 真如空实际, 涅槃及法界, 种种意生身, 我说皆异名。

“于诸经律论, 而起净分别; 若不了无我, 依教不依义。 众生妄分别, 所见如兔角, 分别即迷惑, 如渴兽逐焰。 由于妄执著, 而起于分别; 若离妄执因, 分别则不起。

“甚深大方广, 知诸刹自在, 我为佛子说, 非为诸声闻。 三有空无常, 远离我我所, 我为诸声闻, 如是总相说。 不著一切法, 寂静独所行, 思念辟支果, 我为彼人说。

“身是依他起, 迷惑不自见, 分别外自性, 而令心妄起。 报得及加持, 诸趣种类生, 及梦中所得, 是神通四性。 梦中之所得, 及以佛威力, 诸趣种类等, 皆非报得通。

“习气熏于心, 似物而影起, 凡愚未能悟, 是故说为生。 随于妄分别, 外相几时有, 尔所时增妄, 不见自心迷。 何以说有生, 而不说所见? 无所见而见, 为谁云何说? 心体自本净, 意及诸识俱, 习气常熏故, 而作诸浊乱。 藏识舍于身, 意乃求诸趣, 识述似境界, 见已而贪取。 所见唯自心, 外境不可得; 若修如是观, 舍妄念真如。

“诸定者境界, 业及佛威力, 此三不思议, 难思智所行。 过未补伽罗, 虚空及涅槃, 我随世俗事, 真谛离文字。 二乘及外道, 同依止诸见, 迷惑于唯心, 妄分别外境。 罗汉辟支佛, 及以佛菩提, 种子坚成就, 梦佛灌其顶。 心幻趣寂静, 何为说有无? 何处及为谁? 何故愿为说。

“迷惑于唯心, 故说幻有无, 生灭相相应, 相所相平等, 分别名意识, 及与五识俱, 如影像暴流, 从心种子起。 若心及与意, 诸识不起者, 即得意生身, 亦得于佛地。

“诸缘及蕴界, 人法之自相, 皆心假施设, 如梦及毛轮。 观世如幻梦, 依止于真实; 真实离诸相, 亦离因相应。 圣者内所证, 常住于无念; 迷惑因相应, 执世间为实。

“一切戏论灭, 迷惑则不生; 随有迷分别, 痴心常现起。 诸法空无性, 而是常无常, 生论者所见, 非是无生论。 一异俱不俱, 自然及自在, 时微尘胜性, 缘分别世间。

“识为生死种, 有种故有生, 如画依于壁, 了知即便灭。 譬如见幻人, 而有幻生死; 凡愚亦如是, 痴故起缚脱。 内外二种法, 及以彼因缘, 修行者观察, 皆住于无相。

“习气不离心, 亦不与心俱, 虽为习所缠, 心相无差别。 心如白色衣, 意识习为垢, 垢习之所污, 令心不显现。 我说如虚空, 非有亦非无, 藏识亦如是, 有无皆远离。 意识若转依, 心则离浊乱, 我说心为佛, 觉了一切法。

“永断三相续, 亦离于四句, 有无皆舍离, 诸有恒如幻。 前七地心起, 故有二自性; 余地及佛地, 悉是圆成实。 欲色无色界, 及以于涅槃, 于彼一切身, 皆是心境界。 随其有所得, 是则迷惑起; 若觉自心已, 迷惑则不生。

“我立二种法, 诸相及以证, 以四种理趣, 方便说成就。 见种种名相, 是迷惑分别; 若离于名相, 性净圣所行。 随能所分别, 则有妄计相; 若离彼分别, 自性圣所行。

“心若解脱时, 则常恒真实; 种性及法性, 真如离分别。 以有清净心, 而有杂染现; 无净则无染, 真净圣所行。 世间从缘生, 增长于分别, 观彼如幻梦, 是时即解脱。

“种种恶习气, 与心和合故, 众生见外境, 不睹心法性。 心性本清净, 不生诸迷惑, 迷从恶习起, 是故不见心。 唯迷惑即真, 真实非余处, 以诸行非行, 非余处见故。

“若观诸有为, 远离相所相, 以离众相故, 见世唯自心。 安住于唯心, 不分别外境, 住真如所缘, 超过于心量。 若超过心量, 亦超于无相, 以住无相者, 不见于大乘。 行寂无功用, 净修诸大愿, 及我最胜智, 无相故不见。

“应观心所行, 亦观智所行, 观见慧所行, 于相无迷惑。 心所行苦谛, 智所行是集, 余二及佛地, 皆是慧所行。 得果与涅槃, 及以八圣道, 觉了一切法, 是佛清净智。

“眼根及色境, 空明与作意, 故令从藏识, 众生眼识生。 取者能所取, 名事俱无有, 无因妄分别, 是为无智者。 名义互不生, 名义别亦尔, 计因无因生, 不离于分别。 妄谓住实谛, 随见施设说, 一性五不成, 舍离于谛义。

“戏论于有无, 应超此等魔, 以见无我故, 不妄求诸有。 计作者为常, 咒术与诤论, 实谛离言说, 而见寂灭法。 依于藏识故, 而得有意转; 心意为依故, 而有诸识生。 虚妄所立法, 及心性真如, 定者如是观, 通达唯心性。

“观意与相事, 不念常无常, 及以生不生, 不分别二义。 从于阿赖耶, 生起于诸识, 终不于一义, 而生二种心。 由见自心故, 非空非言说; 若不见自心, 为见网所缚。

“诸缘无有生, 诸根无所有, 无贪无蕴界, 悉无诸有为; 本无诸业报, 无作无有为, 执著本来无, 无缚亦无脱; 无有无记法, 法非法皆无, 非时非涅槃, 法性不可得; 非佛非真谛, 非因亦非果, 非倒非涅槃, 非生亦非灭; 亦无十二支, 边无边非有, 一切见皆断, 我说是唯心。

“烦恼业与身, 及业所得果, 皆如焰如梦, 如乾闼婆城。 以住唯心故, 诸相皆舍离; 以住唯心故, 能见于断常。 涅槃无诸蕴, 无我亦无相, 以入于唯心, 转依得解脱。

“恶习为因故, 外现于大地, 及以诸众生, 唯心无所见。 身资土影像, 众生习所现, 心非是有无, 习气令不显。 垢现于净中, 非净现于垢; 如云翳虚空, 心不现亦尔。

“妄计性为有, 于缘起则无, 以妄计迷执, 缘起无分别。 非所造皆色, 有色非所造, 梦幻焰乾城, 此等非所造。 若于缘生法, 谓实及不实, 此人决定依, 一异等诸见。

金沙游戏平台,“声闻有三种, 愿生与变化, 及离贪瞋等, 从于法所生。 菩萨亦三种, 未有诸佛相, 思念于众生, 而现于佛像。 众生心所现, 皆从习气生, 种种诸影像, 如星云日月。

“若大种是有, 可有所造生; 大种无性故, 无能相所相。 大种是能造, 地等是所造; 大种本无生, 故无所造色。 假实等诸色, 及幻所造色, 梦色乾城色, 焰色为第五。

“一阐提五种, 种性五亦然; 五乘及非乘, 涅槃有六种。 诸蕴二十四, 诸色有八种; 佛有二十四, 佛子有二种; 法门有百八, 声闻有三种; 诸佛刹唯一, 佛一亦复然; 解脱有三种, 心流注有四; 无我有六种, 所知亦有四。 远离于作者, 及离诸见过, 内自证不动, 是无上大乘。 生及与不生, 有八种九种, 一念与渐次, 证得宗唯一。 无色界八种, 禅差别有六, 辟支诸佛子, 出离有七种。

“三世悉无有, 常无常亦无, 作业及果报, 皆如梦中事。 诸佛本不生, 为声闻佛子, 心恒不能见, 如幻等法故, 故于一切刹, 从兜率入胎, 初生及出家, 不从生处生。 为流转众生, 而说于涅槃, 诸谛及诸刹, 随机令觉悟。

“世间洲树林, 无我外道行, 禅乘阿赖耶, 果境不思议。 星宿月种类, 诸王诸天种, 乾闼夜叉种, 皆因业爱生。 不思变易死, 犹与习气俱; 若死永尽时, 烦恼网已断。

“财谷与金银, 田宅及僮仆, 象马牛羊等, 皆悉不应畜。 不卧穿孔床, 亦不泥涂地, 金银铜钵等, 皆悉不应畜。 土石及与铁, 螺及玻瓈器, 满于摩竭量, 随钵故听畜。 常以青等色, 牛粪泥果叶, 染白钦婆等, 令作袈裟色; 四指量刀子, 刀如半月形, 为以割截衣, 修行者听畜。 勿学工巧明, 亦不应卖买, 若须使净人, 此法我所说。

“常守护诸根, 善解经律义, 不狎诸俗人, 是名修行者。 树下及岩穴, 野屋与冢间, 草窟及露地, 修行者应住。 冢间及余处, 三衣常随身; 若阙衣服时, 来施者应受。

“乞食出游行, 前视一寻地, 摄念而行乞, 犹如蜂采华。 闹众所集处, 众杂比丘尼, 活命与俗交, 皆不应乞食。 诸王及王子, 大臣与长者, 修行者乞食, 皆不应亲近。 生家及死家, 亲友所爱家, 僧尼和杂家, 修行者不食。 寺中烟不断, 常作种种食, 及故为所造, 修行者不食。

“行者观世间, 能相与所相, 皆悉离生灭, 亦离于有无。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金沙游戏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楞伽经,怆然涕下

关键词:

卫鞅为什么改名为商鞅,商鞅让秦国走向强盛

商君的最后一祭,是毕生理想的升华,也是最深刻的自我成全。或许于他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问题: 卫鞅为什...

详细>>

卫鞅之情与法,大雪寄商君

最初写于2015年12月7日 大雪   最近一口气补完电视剧,深中我大秦国的毒啊。剧中的人物生动,情节紧凑,令人一打...

详细>>

大秦帝国裂变之意志,史书中的商鞅vs电视剧中的

还在看,后面想到再接着写。 秦国从秦穆公称霸以来就渐渐的衰弱了,电视剧一开始就是以秦魏两国的战争开头。秦...

详细>>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秦穆公和秦孝公是什么关系

前不久得了个小空注册了账号,轻便写几句吧。本剧的贺词是很好的了,不用小编夸。但争辨也挺大的,比方说对孝...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