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一包烟和二十元钱,只是因短评字数限制用影评

日期:2019-07-06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瘸腿大叔好变态的复仇心理!可是20集里我唯一飙泪只为大叔之死啊,最后倒下的那一刻,我深深的想起朱自清的背影,其实瘸腿大叔才算是poo chai的父亲,虽然极端了点。
永远爱男二甚过男一。
女主头发放下稍微好看一点,总觉得长的有点奇怪。
这剧在天朝会被和谐吧。
音乐有几段high得很日范。
没看过原著漫画。
总统小女儿穿衣很淘宝韩国代购的样子。。不过有几件还是蛮喜欢的。
男主长的一会像言承旭一会像仔仔。。。不过是衣服架子没错,那2条腿也太细了,还且老穿什么粉色,豹纹的裤子。。。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递给店主瘸腿老头二十元一张的纸币说要买香烟,瘸腿店主找零给自己的是四张五元的;先前的紧张恐慌和惴惴不安,立刻变成了轻轻的窃喜并且带着一丝愧疚和不安。
  年已不惑的人真是一点也不糊涂了,接过钞票的一瞬间脑子里闪电似的一闪,一定不能慌,一定要镇定。脸上平静的听着心灵深处的劝告,他似乎是十分自然的向四周看了看。看的同时右手已经把瘸腿店主找零的二十元快速而又自然的塞进了裤子口袋,接着似乎又是十分自然的转过身迈开大步,几乎是小跑着向不远处;他做工的建筑工地走去。他暗忖,只要到了工地,混入人堆,就安全了。
  忽然,隐隐约约的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快停下!快回来!”似乎就是瘸腿店主的声音。他心里一惊,到底还是被这老头发现了,也许不会的吧!刚才接过钱时,瘸腿老头还是眯着眼仔细看了看才收下的,不会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吧!脑子里飞转的同时还存着一丝侥幸,也许是在喊别人呢。头虽然不敢回,但是他两眼紧张的朝两边瞟了瞟,都没人影,瘸腿老头一定是在喊我了。想到这里,他的步子更快了。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后面喊的更急了。他暗暗告诫自己,快点!但一定不能跑,一跑就会露陷的。
  大步流星的赶到工地,喘了口气,顺手抹了把汗时一转头,瘸腿店主急急忙忙的拄着拐杖,汗流满面的已经来到了旁边。他知道再也躲不过去了,脑子一转,瞬间眉眼间挤出一丝笑意,主动喊了一句,这位大叔,干嘛这么慌啊?
  瘸腿店主喘着粗气上前两步,他心里直发怵,不由的后退了两步。瘸腿老头仔细看了看他抱怨着,你这位大哥也真是的,我老头子喊了那么多声,你怎么听不到啊?害得我跑了这么远。
  他心里发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呆呆的傻笑着。
  说话间,瘸腿店主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递给他,这位大哥也是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丢三落四的啊,买了香烟怎么香烟也不拿就匆匆忙忙的跑走了?害的我这腿脚不好的老头子跑了这么多冤枉路。说完,抹了把汗转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慢慢远去了。
  看看手里的香烟,摸摸裤子口袋里攥成一团的四张伍元纸币。他的眼睛似乎有了些湿润。这位瘸腿店主真是一位好心人啊!这么大年龄,腿脚又不方便,还这么热心热肠的。不糊弄我们这些农民工,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多要他的钱了。多找的五元钱一定要还给他。现在人多,说出去丢人。还是晚上下班后悄悄的送过去吧。
  匆匆忙忙吃过晚饭后,他远远望见亮着灯的杂货店前一个人也没有,就迈着轻快的步子很快来到杂货店前。瘸腿店主有些迟疑的看了看他,嘴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五元纸币,有些得意的说,大叔,我刚才无意间看到你找给我的零钱,发现多了五元。大叔,还给你!
  瘸腿店主眯了眯眼睛,仔细看了看他,你就是买了烟忘记带走,我给送过去的那位师傅吧!说话间,右手颤抖着,接过他递过来的伍元纸币,仔细的看了看,又颤抖着把这张纸币放进抽屉里后转过身,怔怔的看了看他,眼神虽说有些模糊迷茫,但还是看得他心里直发慌,他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看着瘸腿店主不自然的笑着。
  半晌,瘸腿店主动了动嘴唇,那烟,你抽了吗?
  还没有,还没抽!说话间,他伸手摸出香烟。
  瘸腿店主右手颤抖着拿过他手里的香烟,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说,给你换一包吧!说罢,瘸腿老头慢慢蹲下去,在柜台下的隐蔽处摸出一包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香烟递给他,拿去吧,不要告诉别人。
  他的眼睛睁大了,连忙说了声谢谢,犹豫了一会儿后,慢慢的离开了。
  还没走几步,他却转过身来,挺起胸几步来到杂货店前,从怀里拿出一小卷纸币,很慎重的选了一张二十元的,递给瘸腿店主,大叔,请把原先那张二十元还给我,收下这张吧!   

永乐十九年! 在河北宛平县,芦沟桥西,有个狭长但不偏僻的山谷,那地方被当地的人叫做长沟峪。 长沟峪地方并不大,但由于它临近宛平,所以这地方算得上颇为热闹,小村镇上总有百十家住户。 这百十家住户并不单纯,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有猎户、有农家、有终日拨算盘的商人,也有享清福的大户! 小户人家靠自己,大户人家则靠别人。 怎么说呢?大户人家是乡绅之流,有房有产,有田有地,住着自己的房屋,把田地租给佃农,待在家里呼婢招奴,称老爷,称夫人,享清福,不做事,到时候一趟租收下来,就够过上半年的。 小户人家则不同了,凭劳力,靠双手养活一家老小,一天不干活、不做事家里就没米下锅没饭吃! 可是也有小户人家例外,像这一家 这一家坐落在镇东,宅院挺大,但很破落,墙塌了,门环锈了,门上的漆也剥落了,可能是个大户,如今没落了! 后院,那没院墙的后院,其实不如说是屋后,那儿有片菜园子,不大,也只种着几种常见的蔬菜。 如今放眼先看门前,门前有一株华盖一般的大树,大树下一大片阴凉,凉风习习,热天村子里的人都喜欢跑到这儿来纳凉打盹,倚着树一躺,把草帽往脸上一盖,确实比睡在家里床上还舒服。 那阴凉里,四根竹子、一块木板支成了一个架子,那是个小摊儿,摊儿上没别的东西,只铺着一块白布上,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很难看出是干什么的。 而在这个小摊儿之前,却像一字长蛇阵似的排着十几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穿布衣裳的,也有穿绫罗绸缎的,这么多人,满脸的焦急,却没一人说话! 在树根下,铺着一块草席,草席上躺着个人,穿着褂裤,扎着裤腿,一顶帽子盖着脸,不知道那是谁。 就是这么一幅画画,这么一副景象! 突然,一声干咳划破寂静,有人开了口,那是排在摊前最前面,那位穿着气派,脸色红润的胖老头儿! 他半转身子往后看:“旺大爷,你央央兴哥去吧!咱们等了老半天了!” 从后面,走出了个身形瘦削,背佝偻,白了头发胡子,穿着一身布褂裤的老头。他颤巍巍地走向树根下,把腰弯得更低了些,轻轻叫道:“兴哥,兴哥!” 叫了两声,草席上那个人一动没动! 没奈何,老头伸出粗糙的手推了推:“兴哥,兴哥……” 草席上那位有了动静,在梦中“唔”了一声。 老头儿趁势忙道:“你醒醒,你醒醒!” 地上那位伸手掀去了盖在脸上的帽子,一挺腰坐了起来,那是个肤色黝黑,浓眉大眼的十八九岁少年。 他揉了揉眼,“哟!’地一声,道:“是旺老大爷您哪!大爷,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老头儿手往后一指,嘟嚷着道:“你小子只知道在凉快地儿睡觉,也不睁眼瞧瞧摊儿前排了多少人,等了老半天了,还不快请……” 那黑少年一咧嘴,道:“老大爷,可没人打锣叫他们来是不是?” 老头儿瞪着眼道:“是啊!大伙儿都是自己来的。” 黑少年笑道:“那排着等能怪谁呀?您不是不知道我师父的脾气,他是非等李瘸子来要钱了才肯出来看几个,不会先回家么?待会儿再来!” “哎呀!”老头儿苦着脸道:“还说这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来晚了一步今几个就轮不着了。大伙儿都是熟人儿,兴哥,老大爷央央你……” “天!”黑少年一摇头,道:“他们就知道我怕您这一套,行了,老大爷,您请摊儿前等着吧!我进去瞧瞧,话说在前头,可不一定成!” 老头儿忙道:“你只要跑一趟就行,你只要跑一趟就行!” 黑少年霍地跃起,一溜烟般奔进了那两扇破大门! 进了大门,他穿院子,过画廊,来到了后院,不,屋后,屋后那块菜园子里,正有个人在浇菜! 那个人,头戴一顶草帽,身材颀长,穿着一身褂裤,还卷着半截裤腿,看背影,他不像个种菜的,因为流露自他那颀长身影里的,总跟一般人不同,可是不同在哪里,却又令人说不出道不出! 黑少年到了他身后,隔一丈站在了那儿,没再往前走,也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站在那儿。 好半天,那人浇完了两桶水,才停了手,但没转身地突然开了口,话声清朗,中气十足: “好好的觉不睡,进来干什么?” 黑少年嘿嘿一笑,道:“我怕您累,所以进来替替手……” “耍嘴。”那人霍地转了过来,好相貌,长眉斜飞,凤目重瞳,三十出头的年纪,脸色黑黝黝的,带着刚强历练,挺直的鼻子下,那唇上,还留着两撮小胡子。 他转过身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犀利目光直逼黑少年:“实说!” 黑少年一伸舌头,咧着嘴赧笑说道:“是,师父,是旺大爷要我……” 那汉子道:“叫我出去看几个?” 黑少年点了点头。 那汉子道:“实说不就行了么?” 一丢手中长把水瓢,接道:“瘸子小李来了么?” 黑少年摇头说道:“没有,师父,小李今天还没来!” 那汉子一皱眉,道:“那你进来叫我?忘了我的规矩!” 黑少年嗫嚅说道:“我刚才说了,是旺老大爷叫我……” 那汉子笑道:“你心里过意不去,是么?” 黑少年怯怯地点了点头,道:“师父,您瞧瞧去,人家排长龙站了老半天了。” 那汉子道:“我知道,你也该知道,我为什么摆这个摊儿?那完全是为了小李他们那几家老少几十口,挣来的钱,我这只手来那只手去,从没有留一分,也从不多挣一分。” 黑少年点头说道:“我知道,师父,我这就告诉他们去!” “慢点!”那汉子一招手,道:“我跟你出去,带路!” 黑少年乐了,咧嘴一笑,应了声是,转身飞步奔去! 那汉子双手在衣衫上抹了抹,迈步跟了出去。 黑少年头一个跑出了门,排在树阴下的那些人立即起了骚动,那老头儿越众而出,冲着黑少年没口地直谢。 黑少年咧嘴笑道:“老大爷,别谢了,明天给我捎几个窝窝头来就行了!” 那老头儿一瞪老眼,道:“你小子就惦记着吃!” 黑少年笑道:“谁叫老大娘做的窝窝头好吃,吃一个想两个,今儿个吃了想明天。您要是一天给我三个窝头,山珍海味我都不想了!” 那老头儿笑了,笑骂之中带着真诚、热络:“馋嘴!行了,我明天就叫大妞给你送几个来!” 黑少年一听大妞,红了脸,忙道:“老大爷,您可别叫大妞来,我怕她……” “怕她?”老头儿瞪眼说道:“大妞又不是会吃人的母老虎,那么大小子,怕个姑娘家,真有出息,怕你就别吃!” 说着,转身走了回去。 黑少年黑脸上泛起的红热中带着喜悦,他笑了! 这里,那汉子坐在摊儿后,黑少年定了定神,扬声叫道:“袁老爷,第一个是您,您先请过来吧!” 排在最前面的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忙走了过来。 黑少年这里才要递椅子,突然他直了眼,叫道:“师父,您瞧,小李子来了,干什么跑这么快?……” 是不错,远处,大太阳下,一个衣衫破烂的年轻人,瘸着腿,连拐带跑地往这儿来了。 那汉子忽地喝道:“别站在这儿,快扶他去!” 黑少年身手好俐落,腾身一个箭步窜出去老远,迎着那衣衫褴褛的瘸少年奔了过去。 他搀着那瘸少年到了摊儿前,瘸腿小李子跑得满头是汗,上气不接下气地直喘,张着大板牙,朝天鼻子还一掀一掀地,一边抹汗一边说道:“大叔,我,我告诉您!……” 那汉子摆手说道:“小李子,先歇歇再说。小黑,扶小李子阴凉地儿坐坐!” 黑少年尚未动,瘸腿小李已然将头连摇地道:“大叔,我不碍事,我不碍事,我对您说……” 那汉子截口说道:“大爷,大娘他们好!” 瘸腿小李忙点头说道:“好,托您的福,大叔。” 那汉子道:“没钱用了!” “不,大叔。”瘸腿小李摇头说道:“昨天拿回去的还没用完呢!瘦大爷家买了口锅,麻大妈给她媳妇买了一块花布,还有……” 那汉子道:“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小李,先坐坐去,等我做完了生意再说!” “不行,大叔。”瘸腿小李急了,忙道:“我非先说不可!” 那汉子眉锋一皱,道:“好吧!你就先说吧!” 瘸腿小李咽了口唾沫,喘着说道:“大叔,我对您说,有人找您……” 那汉子微微一愕,道:“有人找我?谁?” 瘸腿小李道:“大叔,是县城衙门里的!” 黑少年叫道:“县城衙门里的?小李子,你没有弄错吧!” 那汉子笑道:“小李子大半是弄错了,我一无官亲,二无官友,更没做过坏事儿,像我这个安分守己的庄稼汉!……” “不!大叔。”瘸腿小李一摇头,瞪着眼忙道:“我没有弄错,您不是姓咸么?” 黑少年忙道:“小李子,放你的……严,不是咸!” 瘸腿小李张着大板牙,不好意思地笑道:“大叔,您瞧我有多糊涂,老弄不清楚,盐,咸,我总记着盐是咸的……” 黑少年方待开口,被那汉子一眼瞪了回去,那汉子道:“小李子,说你的。” 瘸腿小李忙道:“大叔,是这样的,刚才我在家里帮麻大妈磨豆汁儿,家里进来了两个衙门里的差爷,他俩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嚷嚷,喂!你们这儿有个姓严的么?我突然想起了您姓盐,不,姓严,我就告诉了他们……” 黑少年道:“小李子,你好快的嘴!” 瘸腿小李一怔,道:“怎么,小黑,难道我不该……” 那汉子拦过话头,道:“小李子,这附近姓严的不止我一个,怕是……” “不,大叔。”瘸腿小李道:“他们找的那个姓严的准是您!” 那汉子“哦!”地一声,道:“怎见得准是我?” 瘸腿小李道:“他们说他们要找的那个姓严的个子高高的,不胖不瘦,三十来岁年纪,找遍了河北都没找到……” 那汉子道:“结果却让你帮了他们一个大忙!”眉锋一皱,接道:“只是,他们找我这个庄稼汉干什么?” 坐在摊几前那乡绅打扮老头儿,突然奉承地笑道:“八成是县衙里听说严老哥满腹的诗书经纶,要来请严老哥去做官的……” 瘸腿小李猛一点头,拍着巴掌叫道:“对,对,八成是,大叔要做官了,这多好!……” 那汉子笑道:“我要能做官,天下的人都能做官了。不过,我要是真做了官,大伙儿该都有好处!” 大伙儿还着实地真乐上了! 一顿话锋,那汉子抬眼望向瘸腿小李:“小李子,县衙里的那两个差爷,有没有往这儿来了?” “没有。”瘸腿小李摇摇头,道:“听说他们已回县里禀报去了!” 那汉子笑道:“看来我的官做不成了。小李子,别耽误我的生意。正好,你来了,待会儿把钱捎回去。跟小黑荫凉下坐坐……” 话犹未完,只听黑少年低低说道:“师父,他们来了,您瞧!” 那汉子闻言抬了眼,眉锋刚皱,瘸腿小李已然叫了起来:“对,对,大叔,您瞧见了么? 前面走的那两个,就是刚才那两个……乖乖,两顶大轿,还有骑马的……” 扬手叫道:“差爷,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大路上,两名挎刀差役开道,后面跟着两顶软轿,软轿后面,是四匹高大健马,鞍上是四名身着便服的中年汉子,个个精神奕奕,眼神十足。 瘸腿小李这一叫,引得那两名差役放眼奔了过来。 那汉子突然低声喝道:“小黑,陪小李子坐坐去!” 黑少年应了一声,挟着瘸腿小李往树下走去,瘸腿小李满脸诧异地直挣扎。 那汉子转望摊前,含笑说道:“袁老,您问什么?” 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道:“严老哥,县衙里的……” 那汉子微一摇头,道:“你问你的卜,我算我的卦,跟他们没关系!” 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一怔神,有点犹豫,没别的,只因为那两名挎刀的差役已到了摊儿前! “喂!你姓严?”左边那差役打量那那汉子开了口。 那汉子淡然点头:“是的!” 那右边差役道:“你叫严慕飞?” 那汉子又一点头,道:“也不错,二位有何见教?” 那左边差役道:“大人驾临,还不快去迎接?” 那汉子严慕飞微微一笑,道:“二位,可否容我先做完生意?” “什么?”那左边差役叫道:“你是……你没听见么?大人驾临,轿子已往到了,天大的事儿也得放下来先去恭迎啊!” 严慕飞微一摇头,含笑说道:“真抱歉,我就靠这摊儿过活,不做生意吃什么?”抬手一指:道:“二位请看,摊前那么多人等着,我怎好……” “你大胆!”那左边差役变色喝道:“我看你这个人是活糊涂了。走,跟我见大人去! 还摆什么摊!” 嘴里说着,他探手便抓! 蓦地 “住手,过来!” 两顶软轿已然停下,一顶软轿前,站着个六十多岁的胖老者,身着便服,他一声沉喝。 那左边差役连忙收手转身奔了过去,近前躬身低低数语。 那胖老者向这边打量了两眼,然后迈步走了过来。 那名差役紧跟身后,手还抚着刀柄。 走近前,那胖老者含笑拱起双手:“严壮士。” 那左边差役道:“大人到了” 那乡绅打扮老头儿忙站起躬下了身。 严慕飞缓缓站起,含笑还礼:“原来是父母官驾临,草民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左边差役喝道:“好大的胆,你敢……” “闭嘴,敢对严壮士无礼,退后!” 县大老爷一声沉喝,那差役碰了一鼻子灰,乖乖地往后退去,胖老者随即换上一张笑脸,道:“岂敢,本县来得鲁莽……” 严慕飞截口说道:“大人是降罪草民,大人驾临,不知有何……” “不是本县。”胖老者摇头说道:“像严壮士这么一位高人隐居在本县辖境内,本县竟然茫然不知,是诚懵懂糊涂,也太是失礼。严壮士……” 忽地压低了话声,道:“是京里的解大人要……” 严慕飞“哦!”地一声,向着那顶犹自垂着轿帘的软轿溜着一眼,道:“莫非翰林学士解?” 胖老者忙点头说道:“正是,正是,本县以为严壮士该……”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解学士当朝重臣,竟然屈驾枉顾,纡贵降尊,严某人荣宠无上,何幸如之!只是,大人,严某人有个不情之请!……” 胖老者眉锋一皱,道:“严壮士莫非仍要做完生意?” 严慕飞一点头,道:“正是,大人请看,我怎好意思,大人为民父母,解学士为官随和,谅必不会以傲慢无礼见贵降罪!” 胖老者强笑说道:“那怎么会,那怎么会!只是……” 迟疑了一下,接道:“严壮士,能不能等见过解大人以后再……” “大人原谅!”严慕飞摇头说道:“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 胖老者道:“严壮士,解大人是翰林学士,当朝正五品,而眼前……” 严慕飞截口说道:“大人该知这句: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胖老者还待再说,严慕飞已然正色又道:“大人,解大人倘欲相见,就请等严某人做完生意之后,否则请大驾折回,明天早来!” 胖老者一怔变了色,旋即他干咳强笑:“那么,容本县禀知解大人……” 转身折了回去,在那顶垂着轿帘的软轿前躬身哈腰,异常恭谨地低低数语。 轿帘一掀,由轿里低头走出了个便服清癯的老者,他就是正五品翰林学士解缙了。 他凝目望了望摊后的严慕飞,点了点头,负手走了过来。轿后那四个跨步要跟,却被他抬手拦住了。 这翰林学土解缙,是永乐文臣中的重臣红臣,脍炙人口的那首诗,“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跌倒解学士,笑煞一群牛。”就是他作的。他年轻时的事,可说说不胜说。 在永乐文臣中,遭遇最苦的是他,而才气最高的也是他,他敢于洪武丞相李善长灭族之后,替工部的虞部郎中王国用代笔,上书太祖,为李善长诉冤:“善长与陛下同心,出万死以取天下,勋臣第一,生封公,死封王,男尚公主,亲戚拜官,人臣分极矣!” 王国用拼了性命,递上这篇大文章,结果朱元璋竟然不以为忤,不杀他,也不追竟这文章是否有人代笔。 解缙那时候官居御史,在此之前,当他尚在翰林院充任庶吉士时,便曾写过一封万言书,向来元璋犯颜直谏。 “国初至今将二十载,无几时不变之法,无一日无过之人……陛下进人不择贤否,授职不量重轻,建‘不为君用’之法,所谓取之尽锱铢,置朋奸倚法之条,所谓用之如泥沙,夫罪人不拿,罚勒及嗣……” 他一辈子心直口快,可以说公忠体国。 如今他在成祖左右,是个最受宠信的人,建立太子都向他征询意见,别的就不用说了。 解缙带着那位宛平县的知县,到了摊儿前,隔几步停身,没有说话,严慕飞却也没看他一眼。 倒是那胖知县忍不住干咳一声,道:“严壮士,解大人……” 谢缙一抬手,道:“卜算之学,高深玄奥,休得打扰高人,我就站在一旁赡仰瞻仰!” 胖知县闭上了嘴,没敢再说。 严慕飞一笑说道:“久仰解学士礼贤下士,朝中称奇,今日一见,果然不虚。小黑,给解大人搬把椅子来!” 黑少年应声而至。 解缙捋须一笑,坐了下去,没再多说一句话,但在静观严慕飞卜算推断之余,他却是连连震惊动容。 日头偏了西,摊首的人都走了,严慕飞掷笔而起,就地微拱双手,含笑说道:“累大人久等!” 解缙霍然而醒,忙站起还礼:“解缙平日自诩所学,今日始睹高才!由此看来,严壮士不仅是武……” 严慕飞截口说道:“大人不加降罪,严慕飞已感宽容恩典,请大人寒舍奉茶!” 侧身摆了摆手。 解缙未再多说,欠身一句:“叨扰了。” 黑少年带路,往那破落敞开着的两扇门行去。 进了待客破大厅,那位胖知县被留在院子里。 大厅中落了庄,解缙再三摇头而叹:“严壮士怀惊世高才,文可安邦,武可定国,不想屈居在乡野一隅,怎不令解缙汗颜。” “解大人夸奖!”严慕飞含笑谦逊,道:“大人才气之高,当世称最,年轻事迹……” “惭愧,惭愧。”解缙连连摇头,道:“自今日幸会严壮士后,解缙始知宇宙之大,苍穹之高!” 严慕飞有意地转了话题,道:“大人轻车简从,便服出京,屈枉莅临是……” 解缙道:“严壮士,老夫是奉密旨出京!”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这么说,解大人屈驾枉顾,也是上位的旨意了?” 解缙一点头,道:“严壮士,是的!” 严慕飞想了想道:“解大人,恕严某人愚昧……” 解缙道:“好说,老夫是奉旨前来征召严壮士为朝廷效力的!” 严慕飞诧异地道:“奉旨征召效力,解大人,何解?” 解缙迟疑了一下,道:“严壮士该知道,圣上在靖难之后,建文弃位逃走,至今不知下落……” 严慕飞双眉微扬,点头说道:“我知道,建文四年六月乙丑,南京城破,建文火焚禁宫,而后逃走,至今为朝廷所缉拿,为百姓所怀念!” 怀念两字,听得解缙干咳了一声,他道:“圣上的旨意,就是征召严壮士,协助朝廷找寻建文。”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原来如此……” “是的。”解缙忙道:“圣上念亲族之情,日夜难安,所以不惜一切找寻建文,请他归朝返宫……” 严慕飞目光一凝,道:“这么说上位并不是有意杀建文以除后患?” 解缙神色有点不安,忙道:“叔侄至亲,怎会……” 严慕飞含笑说道:“那么,当初上位为什么以‘靖难’名义南下,夺去了自己侄儿的帝位?” 解缙干咳一声道:“建文生长于宫廷之中,虽读书但食古不化,即位之时,年仅二十一,对朝政民情茫无所知,一味听信‘太常寺卿’黄子澄的话,重用愚蠢的兵部侍郎齐秦。他们连废周、齐、代,岷诸王,逼使湘王自杀。圣上当时为保身故装疯装病,然而他们步步进逼,逼得圣上不得不起兵“靖难”,实际上圣上起兵只在除朝中奸妄,毫无夺位之意。” 严慕飞点头说道:“黄子澄与齐泰,天下皆知是庸才,是愚人,在朝弄权,惑君压臣,这两个是该除去。”顿了顿,接道:“解大人,这么说,上位找寻建文,果然是为……” “自然,自然!”解缙忙点头说道:“圣上一国之主,天下之君,岂有欺人之理。”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若非解大人这位三朝元老解说,严某人几乎与天下人一样地误会了上位是争权夺位!” 这句“三朝元老”,听得解缙老脸一红,他干咳一声,道:“严壮士,良禽当知择木而栖,然……” 严慕飞笑道:“解大人这句话,使严某人觉得那铁铉与方孝孺是古今两大愚人。铁铉死于不降,方孝孺抵死不肯起草诏书,结果被诛了十族,想想真是何苦来哉!” 刹时大厅中一片沉寂,好半天才听解缙说道:“严壮士,老夫带来了圣上密旨及重赐……” 严慕飞淡然说道:“解大人,别请出密旨,重赐也请原封带回!” 解缙讶然说道:“严壮士这是是什么意思?” 严慕飞淡然摇头,道:“解大人,非严某人大胆抗不领旨,实在是严某人武林草莽,乡野村夫,不堪参与官家政事。” 解缙忙道:“严壮士,圣眷极隆……” 严慕飞道:“我很感谢上位的德意,只是,上位文有文臣,武有武将,在皇城之内更有卧虎藏龙的‘锦衣卫’,似这等大事,为什么找我这武林草莽,乡野村夫?任务艰巨,严某人这双肩承受不了。” 解缙道:“严壮士,倘文臣武将、锦衣卫能找到建文,老夫也就不会跑来敦请大驾了。 圣上此举意在借重严壮士在武林中之声望与关系。” 严慕飞摇头说道:“严某人无名之辈,何来声望与关系?” 解缙道:“严壮士过谦了。” 严慕飞道:“解大人,事实如此,休说严某人无有声望与关系,就是有,严某如今的生涯,解大人该已看见,一座破落宅,一块菜园,一个摊儿,断绝武林来住己久,早已被人所遗忘,还谈什么声望与关系?” 解缙道:“严壮士,这是圣上的旨意……” 严慕飞道:“严某适才说过,非敢抗旨。” 解缙道:“然则……” 严慕飞道:“解大人,请另请高明。” 解缙苦着脸道:“严壮士,你让老夫如何回京覆旨?” 严慕飞道:“上位圣明,谅必不会为这件事怪罪解大人!” 解缙道:“严壮士,还请三思。” 严慕飞道:“严某平生不沾官家事,倘上位如此降罪,严某人情愿领受。” 解缙道:“这,这怎么会,只是……” 严慕飞道:“解大人,严某心意已决,还望解大人谅宥。” 解缙好不尴尬窘迫,他强笑一声道:“既然如此,老夫只好冒死返京覆旨了,告辞!” 站起来微一拱手,径自出厅而去。 严慕飞送到了大门口,含笑说道:“大人走好,恕严某不远送了。” 解缙含混地应了一声,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眼见两顶软轿离去,严慕飞淡然一笑转回了身。 面前,丈余处,站着那黑少年,他眨动着双眼,道:“师父,官儿走了?”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走了!”迈步往里行去。 黑少年道:“师父,什么事?” “没什么!”严慕飞突然停了步,举目环扫,道:“小黑,你可舍得咱们这一切?” 黑少年忙道:“舍不得,怎么,师父?” 严慕飞淡悠一笑,摇头说道:“我也舍不得,可是这些东西又带不走……” “走?”黑少年微愕忙道:“上那儿去?”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小黑,难道你看不出,咱们该搬家了么?” 黑少年明白了,“哦!”地一声点头说道:“原来您是说这,只是师父,那些人您还没找到……” 严慕飞笑了笑,道:“当年我听说他们住在宛平,可是这半年多来,竟没查出一点蛛丝马迹,也许我弄错了,也许他们已躲往别处……” 黑少年沉默了一下,道:“师父,咱们搬到哪儿去?” 严慕飞摇头说道:“没一定,到哪儿就……” 只听一阵嚷叫由外传了进来:“大叔,大叔……” 严慕飞一凝神,道:“是小李子,看看去!” 黑少年应声窜起扑出了门,好快! 转眼间他扶着瘸腿小李走了进来,瘸腿小李又跑得满头大汗还带着喘,一拐一拐地直往前挣,他一见严慕飞便叫:“大叔,不好了!大叔,不……” 严慕飞沉声叱道:“小事,天大的事也慢慢地说!” 瘸腿小李没头没脑地道:“大叔,您快到家里去一趟吧!大顺在城里挨了揍,瘸子被他爹都快打死了……” 严慕飞道:“小李,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瘸腿小李指手划脚地道:“大叔,说来都怪癞子那兔崽子。他跟大顺进城买米,不去买米却拉着大顺去赌。想想看,大顺既傻又愣,他能赢?结果钱让人坑光了,大顺说人玩假,嚷着不依要打人,却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直吐血,差点没了命。祸是癞子惹出来的,没他大顺,不会去赌……” “我明白了。”严慕飞截口说道:“小黑,看着门,我跟小李去一道。” 扶过小李向外走去。 瘸腿小李忙道:“大叔,您别管我,您先走吧!迟了癞子……” 严慕飞道:“小李,你也慢不了。” 瘸腿只觉他手腕一用劲儿,自己的整个人几乎离了地,居然走得跟严慕飞一样快。 转眼间,到了村西,这地方较为偏僻,只有那么一座大宅院,这座大宅院比严慕飞那座更见破落。 人还没有到,就听见大宅院里直嚷嚷,还有一声声的哀叫:“别打了,大爷,歇歇吧! 再打就打死了……” “打死了活该,我一辈子没做过缺德事,怎么养出这种孬种来?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癞子也真是,怎么也不想想咱们的钱是那儿来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严慕飞到了门前,那两扇门永远敞开着,一进门,瘸腿小李扯着嗓门就大声嚷了起来: “别打了,别打了,大叔来了,大叔来了!” 大四合院,院子里,暮色中全是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衣衫槛楼,蓬头垢面,一脸的菜色。 院子正中跪着个年轻人,癞痢头,腿上、胳膊上全是一条条的血红痕印。 他面前,站着个瘦老头儿,手里拿着一根木棍,胳膊握在一个中年妇人的手里。 老头儿后面,一个老妇人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 严慕飞一进院子,院子里的嚷嚷刹时静了下来。 旋即,那劝解的中年妇人松了老头儿迎了上来:“大叔,您可来了,再要不来癞子就要被他爹打死了。” 严慕飞刚叫了声:“马大嫂!” 那老头儿丢了木棍也过来了一脸的苦笑:“大叔,您看看我这不争气的好儿子,见了您,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你替我管教管教……” 严慕飞忙道:“张老爹,事儿我听小李说了,让我先看看大顺。” 张老爹羞愧地道:“大顺在屋里呢!都是这兔崽子……” 领着严慕飞往西屋行去。 严慕飞一路打招呼地到了西屋,西屋里,点着一盏油灯,光线很昏暗,大炕上静静地躺着个头儿很壮的年轻人,真是鼻青眼肿,嘴里还挂着血。 炕边儿上爬着个老妇人,还在那儿哭,好不凄惨。 由里边迎出来个矮老头儿,他先喝了一声:“大顺的娘,别哭了,大叔来了。” 然后欠身陪上一脸强笑:“大叔,您来了。” 严慕飞忙道:“王老爹,我来看看大顺,要紧么?” 王老爹笑得像哭,道:“自癞子抱他回来,至今就没动静,没睁眼,没说过一句话…… 我看是……” 严慕飞眉锋一皱,道:“让我看看。” 他到了炕边,那老妇人擦泪站起。 严慕飞道:“大娘,别难受了,我会替大顺……” 王老爹截口说道:“我劝她她就不听,一直哭个没完。” 老妇人带着哭道:“我不哭,谁的儿子谁不心痛?我这么大年纪了,就这么一个命根儿,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 张老爹低下了头,王老爹忙喝道:“好了,好了,你有完没有,打也挨了,伤也受了,你哭,你唠叨,有什么用?” 这里,严慕飞小心察看了大顺的伤势,左胸骨断了两根,除了脸上身上的外伤外,还有内伤。 严慕飞皱了皱眉,站了起来,转过了身,他含笑说道:“老爹、大娘,不碍事,大顺的伤固然不轻,可是敷敷药,吃点药,躺个几天就会好,您二位放心,一切都有我。” 王老爹神色松了些,他不安地道:“大叔,平日大伙儿都受您的周济,如今大顺被人打成了伤也得您……” 严慕飞含笑说道:“老爹,别这么说,彼此不外,都是知心朋友,我是个外来人,当初受各位的照顾,那又怎么说?” 王老爹还待再说,严慕飞已然又道:“您跟大娘歇着吧!我问问癞子去!” 张老爹一扬眉,道:“大叔,我年纪大,又是一把瘦骨头,用不上劲儿,您替我再好好揍他一顿,越重越好!” 严慕飞笑了笑道:“老爹,您不要儿子了?” 张老爹愤然说道:“像这种儿子我不要,宁可绝了后!” 严慕飞笑道:“老爹,别生那么大气了,您不信再让他去赌,我敢说他绝不会再去赌了。” 说话间已到了癞子面前,癞子早就被那老妇人扶了起来,那只手正颤抖着摸癞子身上的伤痕。 张老爹冷哼说道:“还心痛,都是你惯坏的……” 一瞪眼,喝道:“兔崽子,谁叫你起来的!跪下!” 癞子一声气设敢吭,腿一曲就要跪下。 严慕飞一把抄住了他,道:“癞子,大叔说的,站着说话!” 癞子低着头怯怯说道:“大叔,我不敢了。” 严慕飞柔声说道:“癞子,大叔没怪你,只是要劝你几句,年轻人要往好处学,别学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无赖。咱们是大男人,别辜负了昂昂须眉七尺躯,该学做规规矩矩、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大丈夫,老爹跟大娘指望的只有你……” 张老爹哼了一声道:“我不敢指望他,指望他倾家荡产把我都卖了!” 严慕飞回身笑道:“老爹,您有什么值得癞子倾荡的?” 一句话听得张老爹也忍不住笑了。 “好了。”严慕飞抬手拍上癞子肩头,道:“癞子,知耻近乎勇,人不怕有过,而只怕知过不改。癞子,坐在石头上,咱俩谈谈!” 他把癞子按在了身后那块石头上。 癞子突然低头哭了。 “咦!”张老爹道:“这才是怪事,我刚才狠揍了半天,这兔崽子连眉头都没皱一皱,如今大叔不过几句话,他却哭了。” 严慕飞拍着癞子的肩头,道:“癞子,输了多少?” 癞子哭着道:“大叔,输了一吊钱!” 严慕飞笑道:“我当是输了多少呢!原来只是一吊钱。”顿了顿,接道:“为一吊钱把人打成这样子,未免太过份了些。” 癞子道:“大叔,都是我不好。” 严慕飞截口说道:“癞子,在哪儿赌的?” 癞子道:“城里‘药王庙’前王大麻子那儿。那家伙玩假,不然我跟大顺就不会被他吃光……” 严慕飞道:“不谈这些,打大顺的都是谁?” 癞子道:“不认识,都是在赌的,王大麻子一嚷嚷,他们就都动上了手,那几个个头儿很大,大顺……” 严慕飞道:“这么说来不是王大麻子的一伙儿?” 癞子摇头说道:“不知道,大半他们平日都熟。” 严慕飞拍了拍他道:“好了,这件事你也别放在心上,大顺过几天就会好的,只记住大叔适才所说的话,明白么?” 癞子点了点头。 严慕飞收回了手,转身说道:“老爹,别再打人了,我走了,待会儿我让小黑送药来给癞子。” 张老爹还没接话,众人身后低着头走出了一位姑娘,姑娘看上去有十八九了,一身干净而合身的裤褂,背后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直拖到柳腰。 低着头可以看见她那雪白的耳根上泛着红云,到了严慕飞面前,她低头叫了声:“大叔。” 严慕飞含笑问道:“什么事?大妞。” 姑娘伸出了藏在背后那只手,手里是个小布包,还热气腾腾地直往外冒气,她低低说道: “请您给小黑带点东西回去。” 严慕飞道:“大妞,是什么?” “窝头。”姑娘道:“下午小黑跟我爹说了,我爹一回来我就赶着做,做好了,您带回去让他趁热吃了……” 严慕飞笑了笑,道:“大妞,有大叔的份儿么?” 姑娘脱口说道:“这儿只有三个,您要吃我再去拿!” “别了,姑娘!”严慕飞笑道:“我不会跟小黑争嘴的,只是,姑娘,恐怕得麻烦你自己跑一趟……” 姑娘愕然抬头,那张脸,柳眉,杏眼,脂粉不施,透着乡下大姑娘的美,她道:“怎么? 大叔。” 严慕飞道:“交给大叔,你放心么?” 姑娘刹时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旁边的人都笑了。 严慕飞接着说道:“大妞,说着玩儿的,真得麻烦你跑一趟,让小李陪你去吧!我暂时还不回去。” 姑娘微微地点了点头。 严慕飞向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即出门而去。 【编者按:本书主角严慕飞,按书中叙述,在明太祖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他就是中国武林的领袖,曾领导武林群雄,协助过朱元璋。本书‘楔子’第2页写他于明朝建国后若干年出场,向朱元璋交还衮龙袍,辞去九千岁时,是“三十多岁年纪”。而本书第一章开头,已经是永乐十九年,按计算,朱元璋做了三十一年皇帝,朱允-做了四年皇帝,加上永乐十九年,离明朝开国已经是五十四年之后。也就是说:这时候严慕飞已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了。但是,本书第20页写他于永乐十九年第二次出场,却依旧是“三十山头年纪”。凡此种种,就‘史实”而言,当然是不合情理的,但作为“小说家言’,不妨姑妄听之,可不必斤斤计较于史实。为忠实于原著,均未加改动。】——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即使对手吃掉你最重要的那个子,你依然要斗志昂扬。

初二那年快要放暑假的时候,大叔死了。

他的棋艺也是跟着邻村的一个一辈子打着光棍的长辈学的。

阿志恨极了大叔的兄弟一家人,在大叔病重期间,弟媳居然不愿意花钱给大叔看病,还觊觎着大叔的地皮和财产。

阿志不再觉得苦闷,比同龄人看上去要深思谋虑。

阿志的父母看来,下棋就是不务正业,但是大叔并不觉得,反而觉得有助于提升智力。

他觉得,他比师傅要聪明一些。现在又觉得,阿志比他要有悟性一些。

大叔觉得阿志很有潜力,很有悟性。现在的阿志像极了他小时候。

后来他母亲把他带到七岁时,在别人的介绍下,跟了另外一个离了婚的男人。

阿志一开始并不喜欢下棋,觉得太费脑。后来随着大叔潜移默化的影响,在没有人跟大叔下棋的时候,阿志会装模作样的陪大叔下上几盘。

阿志七岁之前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他亲生父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年就因为工地上出了事故死了。

阿志回去不太敢跟父母说,也不舍得花这五十块钱,一直攒着。

阿志因此在村子里,被其他伙伴取笑也因此变得自卑。

对阿志来说,大叔亦师亦友,后来上了初中,跟大叔下棋的时间就少了。

大叔很喜欢下棋,大叔的棋艺可以说在方圆几个村子里很少有真正的对手。即使偶尔输了,大叔也能从容乐观。

用乐观和冷静来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困苦,也许是大叔想教给阿志最重要的东西。

多年以后,每当阿志遇到挫折,都会想起大叔的乐观。似乎大叔身上有一种力量,即使不在,也总能给阿志前行的动力。

他后来也再没有下过棋。

他对阿志说,如果学习成绩提升,大叔会给你更好的奖励,教你更好的棋艺。

阿志从下棋里看到了人生如棋,很多时候,看似绝境,但是依然存在翻盘的机会,无论你的对手有多强大。

阿志觉得,去大叔那里能获得放松和某种鼓励。

此后两年多时间,阿志大多时候都是在这样的三点一线里,学校,自己家里,大叔家里。后来阿志上了当地最好的初中,大叔奖励了阿志五十块钱。

阿志喜欢去村子里一个瘸腿的大叔那里玩。瘸腿大叔是先天性残疾,虽然一直也没有讨到老婆,但是大叔很乐观,脑子很聪明,做一些小买卖。

阿志并不喜欢这个后爸,是因为这个后爸也不怎么喜欢他,经常对他唤东唤西的。

他感觉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同龄人当中,没有几个喜欢下棋的,即使会,阿志也找不到那种感觉。

大叔小时候因为残疾,比阿志还要承受了更多的嘲笑和孤独。

因为无聊,阿志的兴趣逐渐也被培养起来,开始喜欢上喜欢下棋。经常没事的时候跑到大叔家里跟大叔下棋。大叔也是一个人,反正很少有对手,就是图个乐子。

后来有一天,阿志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赢了大叔,这让大叔兴奋不已。

大人的世界他又不懂,同龄的伙伴有没办法融入,阿志是孤独的。

这对阿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那年暑假,阿志都是在极度无聊和沮丧中度过。

本文由金沙游戏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包烟和二十元钱,只是因短评字数限制用影评

关键词:

第一集观后,囧雪诺的真实身份终于真相大白

Sansa一行人到达了某个地方,是黑城堡吗?? 小指头知道sansa已经逃离。 席恩回到了自己家,但是他姐看上去并不是...

详细>>

第七季第六集剧情解析,权力的游戏

《权游》中一面如旧的爱意多半短命:丹妮莉丝刚刚伊始和卓戈卡奥渐入佳境就形成了遗孀;罗柏•史Tucker爱上了女...

详细>>

坦格利安,权利的游戏

我梳理一下吧。 现在的国王是鹿家(好吧,瑟曦坐上铁王座,是狮子家了),拜拉席恩家族。 这之前是龙家,坦格利...

详细>>

七国第一权谋家是如何炼成的,第七季终集解析

       不管是在故事剧情发展的主线上,照旧马丁的书里,一贯是小手指头扮演着珊莎先生的剧中人物。七国境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