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俱在大秦帝国,商鞅变法使秦国富强但终被车裂

日期:2019-07-05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有种名主叫“孝公”,有种权臣叫“卫鞅”,那种肝胆相照的君尘之谊,那种厚重深沉的老秦精神。“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誓不休战。”那种爱国之情的诠释让人刻骨铭心。“不移,不易,不离,不弃”是孝公对玄奇的承诺,“婚姻不一定是爱情的最终归宿”是白雪对卫鞅的包容。“君有长剑兮,守我家园。我有痴心兮,待君回还。两心无悔兮,悠悠青山。征人远去兮,流水潺潺。猛士归来兮,布衣高冠。日月无改兮,桑麻红颜。”守在家中姑娘对出征壮士的殷殷期盼。公叔痤举荐卫鞅为相,魏惠王嗤之以鼻,“不用之,请杀之”是公叔痤给魏惠王的最后的叮嘱,是对卫鞅多高的评价。其中很多片段都让我难以忘记,“秦性是中国精神的根源”,如此眼光,毒。

午夜已至,尚睡意难觅,读大秦已半月有余,然终日诸事缠身,难以专注其一,研习之事,终是浮于表面。近日大雪连绵、纷扬不绝,积之日深,裹足难行。幸得竞日悉心研读。其文法纲要,得以略窥一二,其精妙深邃,却难着边际。
昔学子士人,游衣侠士,其文韬武略,修身经世,非遇明主难以彰显,然管仲之遇桓公,吴起受用于悼王,刘备三请孔明于草庐,却百世难有其一,英主雄才,无异于琴瑟合鸣,惊世剧变、千古佳谈,实为幸甚!
国运社稷之伸张,求贤若渴。经天纬地之才学,英主难觅。卫鞅师出鬼门,投于魏国公叔痤门下,以中庶子之轻名,终日研习丞相府中万卷藏书,公叔痤弥留之际,全力举荐卫鞅于魏惠王,魏惠王嗤之以鼻,无奈只得叹息:既不用之,必将杀之。老公叔识人之才,以此观之,无异于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当此之前,惠王与齐王论国之珍宝。惠王举夜明珠十二枚以为天下之奇!威王笑而答之:其稷下学宫,饱识之事无数,何止几千几万夜明珠可比肩耳?君道高下立现!卫鞅喟然叹息:如此大国,不留也罢!
纵观六国之主,无一堪与交付,又值老公叔大葬,卫鞅便自请守陵三年,以报公叔知遇之恩,且长以青灯书卷为伴,静观世变。恰逢孝公以求贤令召告天下士人学子。卫鞅怦然心动,当此之时,一对肝胆相照,同心同德的君臣挚交,携手并进,大变秦法、秦民、秦风,秦积贫积弱之状。
战国之时,明君有如孝公者,无出其右,治才有如商君者,何堪比肩?孝公权术谋略,商君治国强腕,终使秦如鲲鹏振翅,扶摇万里!
然官道纵横,人事捭闔,我辈安能窥其一二?今世如昨世,今时便他时,人事恒变,道法恒一,虽命世如车轮辕轨,始以周行,今时我世,立命安身,又何其难哉!

关于商鞅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导读: (约公元前395年-公元前338年),东周战国时代政治家、改革家、思想家,法家代表人物,汉族,卫国(今河南安阳市内黄梁庄镇一带)人,卫国国君的后裔,姬姓公孙氏,故又称卫鞅、公孙鞅(先秦时期男子称氏不称姓,故当称为公孙鞅,不叫姬鞅)。后因在河西之战中立功获封于商十五邑,号为商君,故称之为 。 通过 改革将 改造成富裕强大之国,史称 。政治上,商鞅改革了 户籍、军功爵位、土地制度、行政区划、税收、度量衡以及民风民俗,并制定了严酷的法律;经济上商鞅主张重农抑商、奖励耕织;军事上商鞅作为统帅率领秦军收复了河西。公元前338年,公子虔等告发其欲反,鞅出逃未果,回封地聚封地守军攻郑,秦出兵攻鞅,杀之于黾池。秦 其尸,灭其家。 商鞅(约前390年—前338年),汉族,卫国(今河南安阳市内黄梁庄镇一带)人。战国时期政治家,思想家,著名法家代表人物。卫国国君的后裔,公孙氏,故称为卫鞅,又称公孙鞅,后封于商,后人称之商鞅。应秦孝公求贤令入秦,说服秦孝公 图强。孝公 后,被贵族诬害, 而 。在位执政十年, 大治,史称 。但最后还是 于自己的法。 商鞅「少好刑名之学」,专研以法治国,受李悝、吴起等人的影响很大。后为魏国宰相公叔痤家臣,公叔痤病重时对魏惠王说:「公孙鞅年少有奇才,可任用为相。」又对惠王说「王既不用公孙鞅,必杀之,勿令出境。」公叔痤死后,魏惠王对公叔痤嘱托不以为然,也就没有照做了。公孙鞅听说秦孝公下令国中求贤者,欲收复秦之失地,便携同李悝的《法经》到秦国去。通过秦孝公宠臣景监,商鞅三见秦孝公,提出了帝道、王道、霸道三种君主之策。只有霸道得到秦王的赞许,并成为秦国强盛的根基。前359年任左庶长,开始 ,后升大良造。 公元前359年,正当商鞅辅佐秦孝公酝酿变法时,旧贵族代表甘龙、杜挚起来反对变法。他们认为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无过,循礼无邪。」商鞅针锋相对地指出:「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复,何礼之循?」「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故汤武不循礼而王,夏殷不易礼而亡。反古者不可非,而循礼者不足多。」从而主张「当时而立法,因事而制礼」(《商君书·更法篇》《史记·商君列传》)。这是以历史进化的思想驳斥了旧贵族所谓「法古」「循礼」的复古主张,为实行变法作了舆论准备。 周显王十三年和十九年先后两次实行变法,变法内容为「废井田、开阡陌,实行郡县制,奖励耕织和战斗,实行连坐之法」。这时太子犯法,商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刑其太傅公子虔与老师公孙贾。秦孝公十六年,太傅公子虔复犯法,商鞅施以割鼻之刑。变法日久,秦民大悦。秦国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前340年,率秦赵军败魏国公子昂将军,魏割河西之地与秦,将人民迁居至大梁,此时魏惠王大忿:「寡人恨不用公叔痤之言也。」卫鞅因功封于商十五邑。 商君之法太过刻薄寡恩,设连坐之法,制定严厉的法律,增加肉刑、大辟,有凿顶、抽肋、镬烹之刑。秦国贵族多怨。赵良劝说商君积怨太深,宜「归十五都,灌园于鄙」、「不贪商、于之富,不宠秦国之教」,商鞅不听。前338年,秦孝公崩,惠文王嬴驷即位,公子虔告商鞅谋反,商鞅逃亡至边关,欲宿客舍,结果因未出示证件,店家害怕「连坐」不敢留宿,自是「作法自毙」;欲逃往魏国,魏人因商鞅曾背信攻破魏帅,亦不愿收留。后来商鞅回到商邑,发邑兵北出击郑国,秦国发兵讨之,杀鞅于郑国黾池,死后被秦惠王处「 之刑」于彤,灭商君之族。商鞅从公元前356年至前350年,大规模地推行过两次变法。商鞅第一次变法在公元前356年,而不是公元前359年,杨宽《战国史》185页有这样一段说明:「《史记秦本纪》说:秦孝公三年『卫鞅说孝公变法修刑……孝公善之。甘龙、杜挚等弗然,相与争之,卒用鞅法,百姓苦之。居三年,百姓便之,乃拜为左庶长。』据此,秦孝公三年已『用鞅法』,六年因『百姓便之』,提升卫鞅为左庶长。但是《史记商君列传》说:孝公『以卫鞅为左庶长,卒定变法之令』。据此则下令变法,应在秦孝公六年卫鞅任左庶长之后。两说相较,当以后说为是。《战国策秦策》一说:『商君治秦,法令至行……孝公行之十八年,疾且不起,欲传商君,辞不受。』《韩非子和氏篇》又说:商君之法,『孝公行之,主以尊安,国以富强,八年而薨,商君车裂于秦。』王先谦《集解》认为『八』上脱『十』字,是对的。从秦孝公六年卫鞅『为左庶长,卒定变法之令』以后,到二十四年孝公去世,首尾19年,以整年来计,正是18年。」据此,商鞅第一次变法应在公元前356年。 公元前340年,卫鞅奉秦孝公命令攻打魏国,魏将公子昂原是卫鞅在魏国时的朋友,卫鞅就请公子昂和谈,公子昂顾及友情毫不怀疑,结果卫鞅在会谈后生擒魏将公子昂,趁机大破魏军,迫使魏国交还过去夺走的西河地。魏惠王说:「寡人恨不用公叔痤之言也。」商鞅因此大功,受封于商(今陕西商县东南商洛镇)15个邑,号为商君。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去世,太子即位,即秦惠王。公子虔等人告发商鞅「欲反」,秦惠王下令逮捕商鞅。商鞅逃亡至边关,欲宿客舍,客舍主人不知他是商君,见他未带凭证,告以商君之法,留宿无凭证的客人是要治罪的。商鞅想到魏国去,但魏国因他生擒公子昂,拒绝他入境。他回到自己的封邑,举兵抵抗,结果失败战亡,而后被下令车裂其尸。

魏国的相国公叔痤。嗯,就是那个排挤吴起的公叔痤,也是那个公元前362年在秦、魏少梁大战中战败被俘的公叔痤。

公叔痤临死的时候向魏惠王推荐他的侍臣中庶子卫鞅,说:“卫鞅年轻有才,可以继任相国。”魏惠王未置可否,公叔痤又说:“主公如果不能任用卫鞅,就杀掉他。”

魏惠王离开后,公叔痤招来了卫鞅告知了他对魏王所说的话,劝他逃离魏国。奇怪吧?公叔痤的逻辑是上不负君王,下不负朋友。

但是卫鞅并不听劝,呵呵一笑说道:“不能用,何能杀?”卫鞅猜的很准确,魏惠王认为公叔痤老病乱语,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卫鞅继续开心地在魏国游学……

孝会发愤

公元前362年秦、魏少梁之战中俘虏的公叔痤算得上秦献公留给秦孝公的一笔优质外交资产。

赢姓部族原始的居住地与西戎近,连年交战造就了秦国的尚武精神。秦穆公时,秦灭西戎十二国,拓地千里,国遂大。但在穆公之后的近三百年里,与山东诸国的交流因种种原因渐少,进而显得闭塞和落后了。

进入战国以来,魏国越过黄河西向,攻取了秦国的河西五城,自此秦魏间战火不息;而秦国东南的楚国势力范围拓展到巴国蜀国,更是从西南东南同时威胁秦国。楚、魏两国心照不宣地视秦国为夷狄之国,抵制秦国与中原诸国会盟。

秦孝公即位之时,可谓是“拔剑四顾心茫然,敢问天下谁是大秦的好伙伴”了。而秦国国内贵族腐化,阶级固化,除了依旧好战勇武之外,诺大的关西大地上竟无复兴的生机了。

年轻有为的秦孝公再也无法忍受秦国的沉沉暮气,便发愤图强,布修德政,广纳贤才,以求强秦良策。而公叔痤便成了他与魏国言和换取和平外部环境的一个重要筹码。

当战国乱世,得遇明君,展平生绝学,以求富国强兵、戡乱天下、建不世功业是每个游学之士的梦想。

卫鞅也怀揣着这样一个梦想,他少离故国,求事魏相公叔,穷研李悝的《法经》。当秦孝公遍求天下贤才的消息传到魏国,卫鞅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是他去魏入秦,经内侍景监引荐,入见秦孝公。但卫鞅并没有直陈法家理念,而是先后以“帝道之术“、“王道之术“及”霸道之术“试探秦孝公,在秦孝公否决之后才全盘托出法家的富国强兵之策。

秦孝公大悦,听到入迷之时,不觉虚席前移。两人畅谈数日,孝公遂有变法之心。

君臣同心

公元前359年,孝公和卫鞅意图变法。

然而天底下的事通常如此,如果生活很少变化,时日迁延,人们会惧怕任何变化。孝公和卫鞅的变法想法还未付诸实践,已经谣言四起,人心浮动了。

于是秦孝公召集群臣和宗室讨论变法之事。

卫鞅首先针对民间的反对声音说道:“对下层人民,只能让他们坐享变法的利益,而不能与之商讨变法大计。讲求至高道德的人,不能从于流俗;要建立不世功业,不能去与大众商议。所以圣人如果能够强国,就不会因循旧法。”

面对卫鞅的咄咄逼人,旧贵族们面面相觑,只有甘龙勉强说道:“恐怕不能这样说,按照旧法治理国家,官吏和百姓都熟悉,才便于治理啊。”

腐朽的东西总是不堪一击,《资治通鉴》对旧贵族反对变法的言辞仅记载了甘龙的这一句苍白无力的话。结合司马光是反对王安石变法的守旧派,其对商鞅变法的态度可谓既反映了史学家的正直,又反映了政治家的胸襟。

卫鞅驳斥甘龙道:“百姓安于故俗,学习律法为官为吏之人只知道旧章。此两者,可以使其做官守法,却不能与之讨论变法改革之事。智者可以制定法律,愚者只能受制于法律;贤者可以因时而变,而不肖之人只能拘于旧法。”

这本应是一场精彩的辩论会,然而秦国旧族愚昧短视,在卫鞅面前显得过于错愕木讷了。于是便演变成一场一边倒的虐杀。

秦孝公曰:“善。”变法大计遽尔底定。

卫鞅被任命为左庶长,全力主持变法。卫鞅结合秦国国情,迅速敲定变法条令:

其一,将秦国人民五家一伍,十家一什编制,什伍之中犯罪连坐。检举奸人者,与斩敌首级同赏,隐匿不告者,与降敌叛国同罪;

其二,制定二十等爵制,奖励军功;私斗者,按情节轻重论刑;

其三,戮力本业,勤劳生产者,减免赋役;商人及懒惰贫穷者,全家没为奴隶;

其四,秦国宗室旧臣,未立军功者,不得享有宗室地位。

总之,鼓励从军,打击私斗;鼓励农耕,打击商贾;构建全新的阶层流动通道,鼓舞秦民斗志。

不得不说,战国之时,百家争鸣,但法家思想是最先进、最有助于迅速解放生产力的伟大思想。

卫鞅制定了相关律令后,并没有立即发布。他“立木为信”,向秦国上下传递了“言出必信,新法必行”的信号。随后,颁布法令。

新法必然是触犯贵族利益的,底层人民刚开始也觉得不便,反对之声此起彼伏。

碰巧太子犯法,卫鞅向孝公进言说:“新法难以推行,根源就在于上层人士蔑视新法。

太子是国家的储君,不能施刑,依据新法应当对太子傅公子虔施以劓刑,太子师公孙贾施以黥刑。“

秦孝公同意按新法执行。秦国上下振恐,从此不敢有人故意犯法。

变法十年后,秦国境内路不拾遗,山无盗贼,人民勇于公战而怯于私斗,乡邑大治。

这时候先前议论新法不便的,又来说新法的便利之处。卫鞅将他们视作“乱法之民”全数流放到边陲。从此再没有人敢妄议法令。

以上是《资治通鉴》对变法经过的记述。其对变法法令的描述流于粗略,但司马光的本意也是突出卫鞅“立木为信”不失信于秦民的。

所以他有一番“夫信者,人君之大宝也”的论述,旨在劝诫后世之君不失信于人民。

“卫鞅之为人素来刻薄寡恩,又处于攻战之世,天下趋于诈力,犹且不敢忘信以畜其民。”

政府公信力是那么容易崩塌,又是那么难以构建。古人都知道的啊……

秦国富强了,然后便想夺回失去的。

公元前354年,秦国趁魏国攻打赵国之时,变法后第一次挑战霸主魏国。

秦国先打了些胜仗,但等到魏国摆平其他战场后并力西向之时,变法初成的秦国见识到了魏国的强大。

秦国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只好与魏国讲和罢兵。

这次败退后,孝公和卫鞅都不再急躁,而是继续推进变法,耐心积蓄力量。

公元前341年,魏国主力在马陵之战中覆灭,主帅庞涓战死。

秦国大军乘机东出,收复了河西部分领土。

而卫鞅便因战功被封于商于之地,从此人称商鞅,或商君。这一年,商君迎来了人生的顶点。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薨逝,子惠文王立。

新法已深植于秦国臣民之心,但被新法伤害的人复仇的火焰从未熄灭。

于是公子虔告发商君谋反,秦王下令逮捕商鞅。商鞅略略挣扎之后,便被他一手推动强大起来的秦国军民给击败了。

商鞅被杀,之后五马分尸,举家被屠灭。

中国古代史最成功的变法家就这样被掩埋在历史的黄土里,风轻轻吹过,大地上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

嗯,历史就是这样。

商君之后,天命西向。

本文由金沙游戏平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俱在大秦帝国,商鞅变法使秦国富强但终被车裂

关键词:

走出暴秦说误区,史书里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法外无恩这一原则在秦国的政治生态常能得到体现。商鞅立法以来,几乎找不到一个秦王宠臣甚至公子没有足够的功...

详细>>